2007感动中国十大动物之幼崽困于江中孤岛母狗每日游泳渡江喂奶
编辑:性恩行者 日期:2015-12-28 10:31

  最近几天,在渝中区长滨路滨江公园,一只叫花花的成年母狗成了众多市民眼里的英雄。“花花,过来,这里有肉!”看见花花经过,不时有好心市民喂食,确保它不饿肚子。

  花花的人缘来自其伟大的母爱——最近长江涨水,它的4个刚出生的孩子困在珊瑚坝孤岛上。为了给狗宝宝喂奶,它每天从长滨路上跳入汹涌的江水中,游到孤岛上给孩子们喂奶,然后又游出1公里多回到岸上觅食。每天两次,已有半月。

  水困珊瑚坝 孤岛上有4狗崽

  最早发现花花壮举的是市民黄平汇。黄先生是重庆搏英陈式太极拳社的会员,每天在滨江公园练习太极拳及横渡长江。7月中旬,暴雨袭击山城,长江江水猛涨,平时和陆地相通的珊瑚坝成了孤岛,不过,这个孤岛也成了黄平汇等人渡江途中休息的一个好地方。

  7月27日下午,黄平汇等人游到珊瑚坝上休息时,意外在一个临时工棚内发现4只刚出生的小狗狗。4个小家伙都还没有睁眼睛,估计出生只有10天左右。由于洪水围困,珊瑚坝上仅存一块不足一千平方米的干地,四处都是空心砖和新栽的小树,岛上根本没有食物。

  谁将4个小生命带到了孤岛?没有妈妈哺育,他们怎么生存?黄平汇等人百思不得其解。

  英雄狗妈妈 每天游过江喂奶

  第二天晚上,黄平汇等人再次上到珊瑚坝,发现4个小家伙睡得正香。这一次,他们意外发现了小狗狗孤岛生存的秘密。

  当晚7时许,一只花白的大狗急急从长滨路靠近菜园坝大桥的地方跳入咆哮江水,顺流而下,向江中心的珊瑚坝游来。湍急江水中,大狗高昂着头,拼命挥动四肢划水。不时有水浪打过来,有时一个浪子会把它冲出两三米远,但这一切却无法阻止它的行动。

  10多分钟后,大狗游上珊瑚坝。来不及抖掉身上的水珠,大狗跑进工棚里。黄平汇等人发现,大狗是一只母狗,奶子很胀,明显是来喂奶的。

  次日早上,在靠近滨江公园的趸船边,长江冬泳俱乐部的趸船船长周永和发现,大狗正从珊瑚坝上游顺水游下来,然后在趸船边上岸。

  至此,给4只小狗喂奶的秘密揭开:大狗是岛上4只小狗的妈妈。它白天在岸上觅食,傍晚游到孤岛上给孩子们喂奶,陪伴孩子们度过长夜。

  一帖网上发 感动网友市民

  英雄狗妈妈和4个孩子的故事传开后,众多好心人给这只大狗取名花花。有知情市民说,花花以前生活在靠近珊瑚坝江面上的一条趸船上,后来该趸船老板易人,花花就成了一只流浪狗。

  7月29日,黄平汇将花花的故事写成文字,托朋友周驰以《伟大的母爱不仅是人类唯有》为题,挂在中国宠物网重庆论坛上。一石击起千层浪,花花的伟大母爱感动了众多网友。

  昨上午,不少网友不断给黄平汇和周驰打来电话询问狗狗情况。黄先生说,本来准备在网上直播狗狗的情况,并上岛去照些小狗狗的照片给大家看的,但是因为又涨水了,而且水流很急,只能作罢。

  有网友要求上岛帮忙照顾,被黄平汇拒绝,“狗妈妈闻到生人的味道会很不安。希望大家不要去惊扰它们。”

  为保证花花奶水充足,许多好心市民给它买来各种食物。市民江勇更是成了“狗老汉”,几乎每天都要花几十元钱给它购买食物。

  黄平汇说,最近几天江水猛涨,要到珊瑚坝,就是有经验的游泳爱好者泅渡都非常危险,而花花依然坚持每天渡江前往照顾孩子。

  江水猛涨 花花提前转移儿女

  昨下午2时许,记者在位于储奇门的滨江公园里见到花花。花花不过是一只普通的母狗,毛发黄白相间,体形比较瘦弱,但奶子胀大,显示其正在哺乳期。

  “花花,过来,我们回岛上。”黄平汇一声喊,花花立即温顺地跑过来。黄先生说,花花昨天中午突然反常地回了一趟岛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记者一行乘上渔船,逆流而上前往珊瑚坝。看见船向上游开去,站在船头的花花焦躁不安起来,双腿后蹬,准备跳入江中,江勇立即将它按住。

  渔船离珊瑚坝还有七八米时,花花不顾人们的呼喊,如箭般射下船去,顺着由空心砖和沙袋垒成的小路一路飞跑。

  珊瑚坝上没有淹及的地方已经很小。记者走近发现,黄平汇等人发现的小狗狗藏身的工棚也已被江水淹没了20厘米。

  “哎呀,中午江水猛涨,小狗们肯定被冲走了。”黄平汇见状大叫出声。冲进工棚,竟不见了花花和它的孩子们。

  会不会花花提前把孩子们转移了?众人立即四处寻找花花,终于在孤岛高处的一堆空心砖的空隙里看到了它。花花正安静地给4个孩子喂奶,小家伙们颜色有黄有白,长得肥肥胖胖的,依偎在妈妈的周围。花花一离开,它们立即钻进空心砖的间隙。

  众人猜测,也许是花花觉察到江水涨得太快,才在中午上岛将孩子们转移到了高处。由于小狗狗们藏身处无法遮挡太阳,大家连忙用一块塑料布将砖堆顶部遮上。

  黄平汇说,考虑到不好找合适的地方,大家暂时不准备为小狗狗们挪窝。等小家伙们长大一些后,将为花花和小狗找一个安全平稳的家。

  下午4时,记者一行离开孤岛,无论怎么呼喊,花花站在水边,坚决不肯上船。见船远去,花花掉转头,飞快向高处的砖堆跑去。记者 范永松 实习生 罗江华/文 周舸/摄)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