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音|《三宝歌广释》(8)
编辑:王华 日期:2019-02-23 14:42

 

       众缘性空唯识现
 
      此句明法宝的宗要之义总显诸法的性相。众缘者,即众缘生法义,此是佛法之大宗,五乘之共学,佛法谓宇宙万有一切诸法皆从因缘和合而生。因缘者或合因缘为一名望,或单曰因,或单曰缘,或讲六因,或讲四缘,因缘这义在佛法中颇奥妙,瑜伽师地论及成唯识论讲解最详。今就浅近言之,譬如种子种在田中,能够生长结实者,种子是亲因缘,日光水土肥料等是增上缘。但应真义释之,种子仍不是亲因缘,阿赖耶识中能生起诸法之种子才是亲因缘也。然佛法圆妙,不执一端,即为因之缘亦是缘生法,如是阿赖耶识的种子亦是缘生法,是故一切法皆因缘所生,而因缘又即为一切法,无一主宰能生,如上帝大梵天者,如是众缘五摄互入,每一法即关联法界一切法,无除无尽,此缘生诸法无中无边、无始无终,离一切对待执著,即是佛法中五乘共通所明的因缘所生法之理。“性空”者,即明诸法真实性。就世俗说一切法皆因缘生,就真谛说一切法空间无所有,诸法皆空。故《中观论》曰:“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



      盖诸法既为因缘法生则无自性,无自性既是空性,但要真正了解此性空之义颇不容易,众生之所以起惑造业流转三界者,在执诸法为实有,佛为救度众生故说性空之义。观空之法又各有不同,天台四教中藏教分析诸法而观理故为析空,通教不待分析,观诸法当体如梦幻而直证空名为体空,别教对假中观空名为别空,圆教即中假观空名为圆空,因众生根机利钝不同,故作如是分别,而以空观为入理之门则一也。“唯识现”者,此义更深,须先明白五法三自性,八识二无我之义,才能充足表明唯识义,但此只能略出其义,唯者简别之义,简别识外无法,所谓三界唯心,万法唯识,诸法既为因缘所生,自无实体。因即藏识中一切种子,缘即现行诸识,故此句已总明龙树、无著二大宗要义。


 
 
      南无达摩耶
 
     (合掌加额)南无及耶字同前释,梵语达摩此云法,合言之即“皈依法宝”。上句明三种要义或二种宗义以显其体,此句正出其名,此二句又承上六句的启示而指明可皈依之处。谓世间一切圣经、名论、科学、哲学各种主义之路,能够令众生证法身功德得涅槃解脱的唯有此达摩耶。故顶礼皈敬。



 
       理无不彰
 
      此句总明佛的证德,世出世间一切整理因果没有佛未说明的,譬如现在科学新发明的许多道理,都是佛经上早已说过了的。(如虚空中有无量世界,水中有无量微虫)世人谈理顾此失彼,只能谈到一面,佛说法而面面俱到,极尽周详。能显一切理即是佛的一切种智,此一切种智所证即是法身。



 
       蔽无不解
 
      此句总明佛的断德,蔽即烦恼障蔽,解即解脱,佛一切种冥诸冥俱已灭除,已断一切障,解一切惑,故云“蔽无不解”。能尽断一切烦恼所知二障,就是佛果上的究竟涅槃,教理行果是法的体,彰理解蔽是法的用。



 
        焕乎其大明
 
       焕乎者形容光明也,正法住世,如日正午,照了一切。众生遇者如饥得食,如寒得衣,如暗遇明,皆得蒙益。本来诸法性相常住,有佛无佛法尔如是,但佛不出世宣说,不能光显,佛一出世,则如是证如是说,如是知如是行,无不焕然大光明矣。以上十一句总明法的体用功德。



 
       今乃知,唯此是,真正皈依处。
       尽形寿,献身命,信受勤奉行。
 
      今乃知至信受勤奉行,为第二大段知德皈依,解释同前所不同者对境是法宝,而法为佛所证所说,故亦可能,不更加释,此中唯此是的“唯”字所简别者,专对佛法以外之典籍而言,“此”字专指法宝的体用功德,余均可通。这是本歌词皈依法宝的意思,也是三藏十二部一切经论中皈依法宝的意思。
 
(待续)



 
 
编辑|慧容
摄影|一叶
责编|妙莲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