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初常州画派鼻祖灵隐获新生
编辑:性恩行者 日期:2014-09-25 09:06

 

 

清初常州画派鼻祖恽寿平

恽寿平独创的无骨画

  恽寿平(16331690)原名格,字惟大,后改字寿平,并以字行,后又改字正叔,别号筠谷樵隐,云溪渔隐,少居城东,故又号东园客、东园草衣生、雪衣居士,迁白云溪又号白云外史、瓯香散人,晚年号南田老人。此外尚有“抱瓮客、东野道人、巢枫客”等号。武进上店寿山村人,出生书香门第,先祖恽绍芳是明嘉靖进士,父亲恽逊庵(恽日初)是副榜贡生,堂伯父恽本初是明末知名山水画家,对恽寿平学画影响很大。

  恽寿平少年时曾有一段传奇经历,明末清初曾随父亲参加过南明隆武政权的抗清武装斗争;又应抗清义军将领王祁之邀参加义军。在转战斗争中被俘,囚禁于狱中,因能作画,长得清秀丰神,被清浙闽总督陈锦的夫人收为养子。清顺治九年(1652),陈锦被刺死,夫人带着寿平北归,途经杭州,在灵隐寺做佛事,超度亡灵。不期寿平在寺中巧遇父亲,在寺中主持具德和尚的帮助下,施计以寿平削发为僧才能延寿为名与陈锦夫人脱离关系,后父子俩才回到离别10余年的故乡寿山村。后来,王时敏的儿子戏剧家王抃(怿民),根据寿平早年传奇经历谱成《鹫峰缘》剧本。王家曾邀寿平赴太仓观剧,观后寿平感慨万千,给该剧题诗:“穹庐旧事恨飘零,地老天荒酒未醒,公子翻看新乐府,他时筵上断肠听。”清诗人沈受弘则写了《赠毗陵恽正叔一百韵》,对这段史迹进行详细描述。

  寿平习画先学王蒙、倪瓒的山水,吸收了黄公望的画风,唐寅的长线条画法对他影响也较大,这就丰富了他的山水画表现技法,他深得元人冷澹幽隽之致。后承徐熙、黄荃的花鸟。其作花卉、不用笔墨勾勒,全以五彩染成,点染同用,创造了一种笔法透逸、设色明净,格调清雅的“恽体”花卉画风。其《垂蔓葡萄》、《国香春霁》、《桃柳春风》等代表作别开生面,令人耳目一新。这种“画风”对明末清初的花卉画有“起衰之功”而被尊为“写生正派”。它的影响波及到大江南北。史载:“近日无论江南江北,莫不家家南田,户户正叔。”

  就近现代知名画家任伯年、吴昌硕、刘海粟等都临摹学习过他的画。他还精行楷书,取法褚遂良、米芾而自成一体,时称“恽”字。其诗亦超群,为“毗陵六逸”之首,擅五言古诗。其诗格之超逸,书法之俊秀,画笔之生动,被人誉为“南田三绝”矣。

  寿平家一门忠于明室,气节凛然,虽“家酷贫,风雨常闭门饿”,他坚决不参加清朝的科举考试,而靠卖画赡养父亲妻子儿女,生活清苦,“家贫赖笔砚,得饿供朝铺”。为生计,他还到杭州、南京、苏州、无锡、宜兴、扬州等比较繁华的城市作画、售画,同时广交朋友,交流探讨画艺。中年后长住杭州东园作画卖画。

  晚年在白云渡南岸租住洪亮吉舅家蒋颖若的临溪小筑“瓯香馆”(今意园内园),后卒于此。今画室尚存。

  恽寿平耿介清高,遇知己可“匝月为之点染”,“非其人则视白金如土芥,一市一花片叶”。据说有一次,一个苏州地方官强逼要他作画,他就偏迟迟不去。后被拘禁在苏州监司署,准备在第二天大庭广众间羞辱他。幸亏有人飞马告知在太仓休假的大学士王琰,连夜骑马从太仓赶至苏州,据理力争后才得以释放。寿平品性高雅而不善理财,虽交接名流学士甚多,画名甚隆,但售画数十年仍一贫如洗,甚至逝后家贫竟不能丧葬,还是王羽军(石谷)等好友为他料理后事。

  寿平著作颇丰,计有《画鉴评》(1卷)、《画跋》(1卷)、《南田画跋》(5卷)、《恽南田画跋》(5卷)、《南田诗钞》(5卷)、《瓯香馆诗集》(总15卷)、《瓯香馆尺牍》、《题画诗》(1卷)、《瓯香馆集》(12卷)、《补遗诗》(1卷)、《补遗画跋》(1卷)、《附录》(1卷)、《寿平尺牍》(佚)、《东园尺牍》(佚)、《清晖同人尺牍》(4卷)。后人为其辑刊的法帖、画册甚多,据恽宝惠《恽氏先世著述考略》中载达29种之多。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