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做寺院的一朵莲花
编辑:慧容 日期:2018-08-15 11:33

文|小荷

  淅沥的雨水洒落大地,连着好几日仍是绵绵不断,清晨的山雨笼罩了周围,天色尚黑,烟雨中的寺院更显得庄严与宁静,禅院的钟声清澈的响起……

  近在咫尺的环山在雾气的弥漫中,若隐若现,静静地伫立,淡淡的孤寂,飘渺中显露出的山峰,更让人看起来伟岸。走过风,走过雨,走过春夏秋冬,这是怎样的一种坚持,可曾体会?

  我默默地仰望,心里亦是安然。

  绕过圆通殿,金色的观世音菩萨慈母含颜,她柔和的目光让我释然,身在天涯,已冥之归处。殿前的莲花露出了小小的花苞,已缓缓打开,像打开天堂之门一样,念佛是从前世开到今生,虽然没有“接天莲叶无穷碧”的浩渺,但有着其一枝独秀的静美,远离尘世的喧嚣,物我两忘,气定神闲。

  那雨无时不在荡涤荷叶,让人惊心动魄,而她嫣然清纯宁静般圣洁,正所谓:“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曾经的花雨,将开的萌芽,太空活动我的胸膛之下,流去了多少年华,我寻到了海角天涯,与你静静地守候,只为看你盛开的芳华。只一眼,便是极致。

  烟雨中,楼阁殿堂,佛鼓声声,走进莲花,闭目静听法师们悠扬的梵唱,这种声音传向前方,让你从此洒脱,满怀恩悯。这是一种怎样的感动,我常深深的驻足,泪流满面,而心底升起无尽的住愿,我们每个人静静地长大,慢慢地老去,你一定要走向那片净土,我们终将同归一处。

  有一天晚上,我清晰地梦见,寺院里法师身披袈裟,威仪庄严,拿着白瓶杨枝洒水,洒向寺院每个角落的花草绿树,也洒给我,顿时清凉欢喜,随之醒来,从此我的心中日益有了一种寂静和光明。

  佛说:“人人莲花净,个个阿弥陀”,这是佛的境界,曾经我穿行在茫茫的雪域高原,整个少年时代。我翻山越岭,经历了太阳的炽烈,只为寻求那朵雪莲花,尘烟在光阴里逐渐退却了繁华,我找到了永恒的家,却常常震撼于俗世凡尘中每一朵莲的盛开。

  心莲花开,花开见佛。

  清风佛起,袈裟飘扬,这已不再是梦幻中的记忆,喜怒哀乐,我已坚定地走过,此去经年,心境臻于清远,不为花开,不为花落,只愿用我所有的年华,让这颗心清净如莲,从此真实美丽,莹然安乐。

  想起禅宗的一则公案,有一位禅者来问智门禅师:“莲花未出水如何?”

  智门说:“莲花。”

  禅者又问:“出水后如何?”

  智门说:“荷叶。”

  如果我们懂得莲花真实的心,莲花开不开又有什么要紧呢!找到自己心中莲花,比看外面的花要重要得多。

摘自《狮子吼》杂志


摄影:一叶
编辑:慧容
责编:妙莲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