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贵精专
编辑:慧容 日期:2018-12-30 01:06

文|释昌莲

 

  参禅悟道的真正秘诀,贵在“精专”二字处。若不精纯专一,不论是在参究话头方面,还是在实践修证方面,总难有一番造诣与成就,始终徘徊于禅门之外,而不得出入于狮窟之中。欲得参禅悟道,由悟道而证道,须从“精专”处下手而参而悟而修而证,方能有个入处,以俾悟修同时,定慧等持。

  记得在中学时,曾上过一堂美术素描课。美术老师选了班长为模特儿,请他端坐在讲堂上,让大家在下面素描。班长坐在讲台上拿着一本书翻来翻去地看,或东张西望,或变鬼脸逗我们嬉笑。老师看见了,就极为严厉地批评了他,还把他手中的书给没收了。叱云:“让你坐在上面当模特儿就得专心致志地坐着,你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喜怒无常的嘴脸,让下面的人怎么学习素描呢!无论干什么事都得专心致志的,坐就专心致志地坐,看书就专心致志地看书……”老师的一番训话,反倒把那同学说得很不好意思起来了,就默默地一直坐到下课,大家也默默地素描到下课。那堂于沉默中上完的素描课,至今令人记忆犹新。

  前几年,我一时心血来潮,曾临摹弘一法师的书法,但怎么也临摹不来。曾向苏州的书画家紫雨老师请教写字的方法,她说:“临摹古人书法字帖,须先参透古人笔法。若不悟笔法,无异于照猫儿描虎,依样画葫芦,难入书法之门。”我又请教入门之秘诀,她则说:“当你写字的时候,除了笔下的字外,心头没有别的念头与想法时,才算真正入门了。一旦入门了,一切则举手现成矣。”我已临摹弘体将近十年工夫了,至今尚未入门,想必是心头杂念作怪的缘故,致我不能专心致志于笔下的字。看来一心不可二用,只有等我心头的杂念销声匿迹了,才能情专志笃地临池学书习字。心分二路,事不归一,岂能以散乱心步入书法之门乎!

  所谓精专者,精纯专一之谓。精则纯而无杂,韩愈说:“术业有专攻。”专则一门深入,米芾说:“学书须是专一于是,更无余好,方能有成。”学习世间一技一艺尚须精专,何况学修出世间之佛法乎!参究禅宗者,不可不知“精专”二字的最为可贵。因为精纯能摄心于一处,令心归之于定。摄心一处,三昧易成;以此工夫参禅,能亲见本来面目。《遗教经》中强调摄心一处的重要性说:“汝等比丘,若摄心者,心则在定。心在定故,能知世间生灭法相。是故汝等,常当精勤修集诸定。若得定者,心则不乱,譬如惜水之家善治堤塘。行者亦尔,为智慧水故,善修禅定令不漏失,是名为定。”慧能说:“外离相为禅,内不乱为定。”可见,修习禅定功夫就是为了内调其心,不令其心终日向外驰骋于五欲六尘境界矣。

  我人之心,最不宜放纵。一旦纵心,则犹狂象之脱钩,猿猴之得树,腾跃跳踯,难可禁制!放纵此心,会使人沉醉于货利声色场中,痴迷于名闻利养窠里。甚至丧人善事,广造诸恶。以故行人,当勤精进,折伏其心。《金刚经》“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者,就是要令行人以精专二字善用其心之谓欤。调心犹治水一样,惟顺势疏导方得善治。心得善治,妙用无边。善治其心的妙法,惟精惟专。心归精专,学修可成。故经云“制之一处,无事不办”。

  约参禅而论,以“万缘放下,一念不生”为参禅入门的先决条件。若这八个字做不到,则参而无益。《坛经》载当年慧能启悟惠明悟道的因缘说:“汝既为法而来,可屏息诸缘,勿生一念,吾为汝说。”(惠)明良久,慧能曰:“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惠明言下大悟。慧能开示惠明最要紧的话,就是“屏息诸缘,勿生一念”这八个字,此乃走入禅门而悟道的关键所在处。惠明的“良久”就是于沉默中制心一处的表征,此时此刻“外离相,内不乱”,而臻禅定境界。故可于慧能“不思善,不思恶”的启示下而大悟,亲见本来面目。惠明于慧能的言下大悟,可谓“闭门造车,开门合辙”也。若不是惠明在黄梅五祖座下30年来的精专用功,岂有刹那于言下大悟之可能乎!以故欲参禅开悟,非把功夫用到精专的地步不可。



  参禅悟道一事,谈何容易!宗门大德如赵州从谂禅师,从小出家,至80余岁,尚且行脚参访。故有颂曰:“赵州八十犹行脚,只为心头未悄然。”唐代的长庆慧棱禅师,是杭州盐官人,俗姓孙,禀性淳澹。年方30,于苏州通玄寺出家。具戒后,历参天下丛林善知识。后,参灵云志勤禅师,问:“如何是佛法大意?”灵云曰:“驴事未去,马事到来。”就为了参破这个话头故,回来往返于雪峰义存与玄沙师备之间20年。曾坐破7个蒲团,不明此事。一日卷帘,忽然大悟。乃有颂云:“也大差、也大差,卷起帘来见天下。有人问我解何宗,拈起拂子劈口打。”以20年的光景,坐破7个蒲团的功夫,只管看个“驴事未去,马事到来”话,才赢得好个卷帘悟道的消息。还如雪峰三登投子,九上洞山。此等禅门祖师能大彻大悟者,其功全归于精纯专一处。故莲池大师说:“惟愿二六时中,刻刻参究此事。断尽诸缘,制心一处,必期打彻而已。”对一句本参话头,须以猫捕鼠之全副精神提撕,要如鸡抱卵般地去照顾,直照顾得绵绵密密,无缝插针时,因缘凑泊,磕着碰着便会触机而悟,犹触着电灯泡开关一样,刹那则满屋生辉,一时除却千年暗矣。

  自两宋以来,宗门以“看话禅”为参禅悟道之根本法门,由“文字禅”而陡然转向“看话禅”,特以“谁”字话头最为流行,如“念佛的是谁”、“讲话的是谁”、“走路的是谁”、“拖死尸的是谁”等话头。全然一个样,无非要尔于此“谁”字上大发疑情,由质疑而悟道,此乃“看话禅”的开悟原理与参究方法。古德云:“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参禅若不发疑情,则参而无益,不得开悟。为的是以疑情堵塞妄想杂念的扰乱内心,内不乱则定,定则外不取相执著,外离相为禅。外禅内定,自有般若慧的现觉妙用。就此一念智光返照心源自性,直下便可亲见本来面目。可谓一念回光,即同本得。可见,提倡“看话禅”的目的与意义,就是要行者以看一句话头的精专功夫,而摄心于一处。心制一处,则无事不办矣。开悟之事,风行草偃,水到渠成。

  须知参禅一法,被标榜为“教外别传”者,意谓宗门凡所提倡,全申言外之旨。师家之千言万语,悉皆指归向上一著,即指不涉因果、修证、凡圣、生佛之法身理体。可谓于缘起现象界指渠,令伊识得诸法当体本空。行者先悟此法身理体,然后起彼修因证果、超凡入圣、即众生而成佛道之事,则比悟前亲切自然百千万倍矣。又,禅宗“不立文字”者,以达摩西来为例,就是为了扫除行人对文字概念的取相执著之情,并非废除经教之谓。以故宗门话头,及问答机缘等皆属酬机之语,名为机锋,名为转语。并且这些话全无义味,皆是破执决疑的工具,贵在发挥解粘去缚、抽钉拔楔的妙用。

  若将古人酬机之语,作依文解义、卜度思量而会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如对“狗子无佛性”、“庭前柏树子”、“干屎橛”、“麻三斤”、“七斤布衫”等无义味话,一一学拆字法讲义者,拆而讲之,并谓之为“参禅”,谓之为“透公案”。这样的话,则是认驴鞍桥为阿爷下颔,是似而非。说似则依稀仿佛,说是则天地悬隔。古人举这些无义味话者,就是为了踏断义路上的意解分别,令人叩己而参,参而自得,故禅宗师家酬机之机锋转语则无义路可卜。对这些无义味话,若能直下会得,固属大幸,说明宿值佛法善根发现,开悟机缘成熟矣。若会不得,但当将此一句本参话头,当做本命元辰,废寝忘餐,终日竞夕,如一人与万人敌,不敢稍有间断放纵。一年不悟两年参,十年不悟二十年参,一生不悟即生生参。果真拌此深心参者,决无不悟之理。既悟之后,乃名悟道。悟道,在教下曰“大开圆解”,在宗门曰“明心见性”,所悟与佛同俦,开佛知见,信仰树立,道心坚固。然烦惑不但丝毫未断,尚且未伏。至此田地,只是具备了修成佛道的勇气与决志而已。故不能以悟道为修行事毕,悟道后尚须历诸苦境逆缘而磨砺身心,锻炼习气,直得烦惑净尽,方名证道。由悟而证,还须以精专之工夫而克臻究竟极则地也。噫!专心致志照顾话头,只问耕耘不问收获。

  (转载自《法音》杂志)


编辑|慧容

美编|璐希

责编|妙莲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