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禅 | 空中一片石
编辑:王华 日期:2019-07-10 16:04

 

  在佛教尤其是禅宗的观念里,“空”不仅仅是现象世界一种无自性状态,还是修行者应当达到的意识圆满状态,是人排除对于现象世界的一切虚妄认识以后,所产生的一种清净而超越的心灵状态。


  “空”是一个随意流转、变化多端、来去都很自然的状态,这样才能使得心灵处在一种超越和自然的状态。



公案  空中一片石


  【原文】
  僧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空中一片石。”僧礼拜,师曰:“会么?”曰:“不会。”师曰:“赖汝不会,若会即打破尔头。”(《景德传灯录》卷十五)

  【译文】
  僧人问:“什么是(祖师)西来的旨意?”庆诸禅师回答:“空中一块石头。”僧人礼拜。禅师问:“领会嘛?”僧人答:“不领会。”禅师说:“幸好你不领会,如果领会就打破了你的头。”



  僧问:“如何是西来意?”
  有僧问禅师,什么是西来意之意旨呢?
  “西来意”是指达摩祖师由西来震旦,是所为何来呢?

  庆诸禅师曰:“空中一片石!”
  “空”者,显示空如来藏;“一片石”者,显空体之性用,产生一片石头。此话阐述空有二相之圆融境界,若不强执其境,石头自灭。

  空中本来是虚空无一物,你突然间起妄想,就如一块幻化石头,就是你在清净的体性之间。无事找事,拿了一句“祖师西来意”来强打妄想,那是空花水月不真实的,现出一片石头,这是你在打妄想才会无中生有的事。

  庆诸禅师的意思是说:世间事过去、未来,不能用心。祖师西来,本来就跟你没有什么相关的。你不提修行过程之间的境界,专动妄想心念、逞口舌之快在无意义文句上。所以,庆诸禅师用“一片石”,堵他的心、口,让他不要再胡思乱想下去。

  僧礼拜。
  僧不晓得是听懂了还是没有听不懂,就朝庆诸禅师礼拜,礼拜完了,站立起来。
  参问者礼拜是因悟得而拜,还是一般礼拜答谢而拜。

  禅师曰:“会么?”
  禅师为了确定一下,便问说:“会了吗?”
  照道理来讲,礼拜就是感谢,感谢应该是悟了才会感谢,但你到底搞懂了没有?当然,禅师心中有数,不便强言他不会。

  僧曰:“不会!”
  结果,这位僧人说:“不会!”空中一片石是什么意思?我用思想心来分析,还是搞不懂!空者虚空也,参问的话头是石头,虚空中突现一块石头,多唐突之事象。

  一般无境界者所问问题,离不开典故、历史等事。所以,禅师可以随便:“您说东来,我说西”,故意文不对题,无从再思量。

  师曰:“赖汝不会,若会,即打破你头。”
  庆诸禅师就说了:“赖汝不会,若你会了,还问这种问题,即打破你头。”如果你会的话,还问这种初机学人的话,我不把你的头打破才怪。



  庆诸禅师是在断僧者的妄想心,不要在无意义的事情上打妄想,不要提跟修行没有关系的话语。

  修行在舍一切法,放下一切。因为我们的妄心、习气、执着,不经百千次的磨练,它不会潇洒的说放下就放下。禅修是在学习如何不动心,如何能舍一切法,千锤百炼始得成就。不然,小障碍还能自在,大逆境就犯迷糊,随境流转了。

  “空中一片石”一句话一石双鸟,可打死初机禅者妄想心,也让老参悟知心空现有相之境界。参问者只要不执石头,石头自现又自灭,若再问禅师“一片石”是何意,当为禅师抓到了把柄。


庆诸禅师简介
 
  庆诸禅师(807~888)唐代高僧,为禅宗青原行思禅师之法绪第四世。师为庐陵新淦人,即今江西人,俗姓陈。禅师十三岁随从杭州龙华绍銮禅师出家,二十三岁至嵩山受具足戒,学戒律。禅师后专志于禅,投沩山灵佑禅师门下做米头,为众服劳,精勤不懈。

  庆诸禅师次至潭州云岩参谒道吾圆智和尚,言下契机,从此洞悟。遂混俗于长沙,人莫能识。后以曹洞宗祖洞山良价禅师遣僧访寻,禅师始露面,遂住石霜山。其后道吾禅师将示寂,以庆诸禅师为嫡嗣,乃亲至石霜山访之。迨道吾圆智禅师示寂,禅侣云集石霜山达五百众,师避之不得,由是晨夕与学侣扣击问答。师止于石霜山二十年间,学众有长坐不卧,屹若株杌者,世人称之「石霜枯木众」。

  唐僖宗闻师之道誉,遣使赍赐紫衣,师固辞不受。光启四年示寂,世寿八十二,法腊五十九,敕谥“普会大师”。



公案 米里有虫


  原文
  回抵沩山, 为米头。一日筛米次,沩曰:“施主物,莫抛撒!”师曰:“不抛撒。”沩于地上拾得一粒曰:“汝道不抛撒,这个是什么?”师无对。沩又曰:“莫轻这一粒,百千粒尽从这一粒生。”师曰:“百千粒从这一粒生,未审这一粒从什么处生?”沩呵呵大笑,归方丈。沩至晚上堂曰:“大众,米里有虫,诸人好看!”(《五灯会元》卷五)

  译文
  庆诸回到沩山会中, 担任米仓管理僧。有一天他筛米的时候,沩山说:“施主的东西,别撒落了。”庆诸说:“没有撒落。”沩山在地上拾起一粒说:“你说没有撒落,这个是什么?”庆诸无言应对。沩山又说:“别小看这一粒,百千粒都是从一粒而生。”庆诸说:“百千粒都从这一粒生,不知这一粒从哪儿生?”沩山呵呵大笑,回方丈去了。晚间上堂时沩山说:“大众!米里有虫,各位留心!”



编辑 | 妙莲
责编 | 慧容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