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手记:感恩水陆法会给我一个学习的机会!

  从1115日晚熏香净坛,至1122日下午圆满送圣,历时77夜的2014灵隐寺水陆法会离我远去了,此时此刻我坐在电脑前,在江南初冬渐渐沥沥的阴雨中,翻看水陆法会那些视频和照片时,还是有种难以抑制的激动,仿佛那声声的佛号声还响在我耳边,仿佛那袅袅的佛香还在空气中飘浮……清楚地记得水陆法会圆满那天我疲惫地回到家时,在一片漆黑的家中我还是嗅到佛香的气息。那种佛香的气息,往往在我有所感悟、喜乐时会出现。

  好多人对水陆法会不熟悉,对水陆法会充满着一种神秘感。更多的人对水陆法会的理解只是一次佛事的浅层次的理解上,而不知道水陆法会所蕴含着“未发菩提心者,因此水陆胜会,发菩提心。未成佛道者,因此水陆胜会,得成佛道”的殊胜性。

  每天清晨我随着法师们、师兄们去大坛(药师殿)礼佛时,我都有无限的感叹。“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此灭故彼灭。”你知道水陆法会的缘起吗?它来自于一个美丽的传说:自皇后死后,南梁开国皇帝梁武帝萧衍日夜郁闷不乐。一夜,梦见一条大蟒蛇盘绕梁柱,武帝惊骇极了。不料,蟒蛇幽幽地诉说:“臣妾生前不信因果轮回,嫉妒成性,犹如毒蛇,死后堕为蟒蛇。希望皇上能做功德来救拔我。”承蒙高僧指点,梁武帝为六道受苦无量的众生作水陆大斋以普济群灵,并与宝志禅师一起花了将近三年时间制成水陆仪文……

  “出有佛时知学道,闻因缘法悟无常。如斯得度号中乘,以鹿为车方便说。”“法性体周谁不具,修成报智是为真。自他受用事虽殊,应化实由机感见。”“佛面犹如净满月,亦如日月放光明,圆光普照于十方,喜舍慈悲皆具足。”读着这些美丽而又如雷灌耳的语句时,我总有种相恨见晚的感叹。

2014灵隐寺水陆法会的报道每天要报道一个坛口,同时又要兼顾到内坛的主要佛事。尽管在采访前我做了详细的采访提纲,但是去每个坛口采访时我还是感觉到自己的浅薄和平时学习的懈怠,还好师父们都是慈悲的,面对我的提问,总会很慈悲地一一讲解。诸经坛的法师们普遍年轻但很精进,我随缘请教了一位年轻的法师,他如数珍宝地向我介绍他们每天诵读的经典,介绍《金刚经》的空性智慧,《药师经》的慈悲济世,看我对《佛说长寿灭罪护法童子陀罗尼经》不熟悉,还很仔细地写在纸上。特别感恩内坛主法法师之一的常法法师对我整个水陆法会采访的指导。每次去请教时常法法师总是不辞劳累(刚刚从内坛主持完法会)很耐心地审阅、指正。师兄们也很精进,每天凌晨二、三点就起来,晚上10点前还在大坛参加放焰口的法会。“我们已经老了,再不努力,就来不及了……”年近九十的王师兄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

  亲眼目睹年轻的法师们如此博学、精进,亲身体验与师兄们朝夕相处日夜诵经祈福,我的内心充满了对法师们、师兄们的无限敬意,也看到了中国佛教的希望……

  感恩如此殊胜的水陆法会,感恩如此殊胜的修学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