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钵溯源


  托钵行脚源自2500多年前的印度佛教传统,当时释迦摩尼佛成佛道后,跟随他修行的弟子很多,但是佛陀和他的弟子们始终实践着“日中一食,树下一宿”的生活,所以他们居无定所,到处行脚,乞食度日。而钵是梵语,中文的意思叫“应量器”。就是乞食的时候盛食物用的器皿。当时佛陀为了去除弟子们对金钱财物的贪执,所以规定只许乞食物,以资身命,不许蓄积金银财物。而每次出去托钵乞食,不许过七家。若过七家还乞不到食物,那今天就饿肚子。所以佛门有句话说:修慧不修福,罗汉托空钵!所以说:未得佛道,先结人缘!

  至今南传佛教国家(包括斯里兰卡、缅甸、泰国等)都遵循托钵这种源自于佛教教主释迦牟尼在世时的这一旧制。佛制托钵其本意深广,能令比丘(梵语bhiksu)、比丘尼(梵语bhiksuni)们能破除我相我执。念念不忘修行是自力的功夫。处处不忘与众生广结善缘。修行在人间,成佛在人间。道在生活行住坐卧,生活行住坐卧即是道的真谛。



  钵又称钵盂,,僧人出门乞食时之食具。梵语PATRA,为钵多罗略称,译为应量器,所以有三应:

  一、色相应,钵要灰黑色,令不起爱染心;

  二、体相应,钵体粗质,使人不起贪意;

  三、大小相应,不过量也,乞食不过七家,令人不恣口腹。

  佛教中,钵是出家僧人必备之物,为比丘六物(三衣、坐具、钵、漉水囊)之一。其材料、颜色、大小,均有定制,不得随意改变。钵只可盛放食物,不得存放任何其他物品,包括金银宝物等。佛陀用石钵,大众僧用瓦钵或铁钵,外道则用木钵。钵的传说,佛陀成道后,四大天王各献一石钵,佛陀因四天王同时献供,为视平等,同收四钵,运用神通,合四石钵为一钵,样子大小等同。石钵的分量很重,虽为一个,重量却与四钵相同。这是佛制之乞食法门,日中一食,充饥之法,正意味佛法不离世间觉的写照,修行不得脱离五欲六尘,而面对尘欲以炼心、修心、证心之功,以达心境自在为趣向。


  托钵,梵语piN!d!apa^ta,巴利语同。又作乞食、分卫、团堕(食物落于钵中之意)、持钵、捧钵。即以手承钵之意。亦即持钵游行街市,以化缘乞食。乃印度僧人为资养色身所作之行仪。

  指出家者持钵巡访各城市、村落等处,领受施舍之食。又称乞食、行乞、分卫、团堕(团饭堕于钵中之意)、持钵、捧钵、添钵。

  佛陀制定托钵,令出家众不得从事生计营业,亦不可蓄存财富物资,惟以延续色身、长养慧命之故,出家众为资养色身及令众生种福田而乞食,其意义有二:一是自利,为杜绝俗事,方便修道。二是利他,为福利世人,给予众生种福田的机会。乞食为出家僧众清净之正命,乞食时以维持生命为限,心不贪着,故得食时不喜,不得亦不忧,唯以除旧疾,养气力为要。

  在印度,原始佛教以前的婆罗门教及其他教团已有此行仪,而佛教沿袭当时风俗,亦以托钵方式取得食物。


什么是行脚

  又作游方、游方、游行。谓僧侣无一定居所,或为寻访名师,或为自我修持,或为教化他人,而广游四方。游方之僧,即称为行脚僧。与禅宗参禅学道之“云水”同义。行脚僧于游方时可随身携带常用物件,然于物件类别及数量均有一定之限制。(祖庭事苑卷八行脚条、林间录卷下、释氏要览卷下)

  出家人为修行之目的而四处求访名师,跋涉山川,参访各地,谓之行脚。又称游行、游方。此等出家人,称为行脚僧或云水僧。《释氏要览》卷下云(大正54·298b)︰

  ‘游行人间今称行脚,未见其典。毗奈耶律云︰如世尊言,五法成就,五夏已满,得离依止,游行人间。五法者︰()识犯,()识非犯,()识轻,()识重,()于别解脱经善知通塞,能持能诵。’

  《祖庭事苑》卷八(卍续113·240上)︰

  ‘行脚者,谓远离乡曲,脚行天下。脱情捐累,寻访师友,求法证悟也。所以学无常师,遍历为尚。善财南求,常啼东请,盖先圣之求法也。永嘉所谓游江海涉山川,寻师访道为参禅,岂不然邪。’

  此外,或有将过世称为行脚者。


  ◎附︰《禅林象器笺》〈参请门〉(摘录)

  《村寺清规》云︰从上出家,参学之士,未有不发足超方,千里求师者。故永嘉云︰游江海、涉山川,寻师访道为参禅。大慧师喜离得业偈曰︰古佛放光留不住,铁牛无脚也须行,虽然未踏曹溪路,且喜今朝离火坑。古人既如是,今可不然耶?

  《赵州谂禅师录》云︰师初随本师行脚到南泉,(乃至)其后自携瓶锡,遍历诸方。常自谓曰︰七岁童儿,胜我者,我即问伊;百岁老翁,不及我者,我即教他。年至八十,方住赵州城东观音院。‘忠曰︰从谂自盛年行脚,到八十岁初住院。此谓赵州八十行脚。世误言︰八十岁而行脚者,非也。’

  《广灯录》〈兴化奖禅师章〉云︰常云,我南方行脚,一匝拄杖,不曾拨着一个会佛法底人。

  《林间录》云︰云峰悦禅师见僧荷笼至。则曰未也。更三十年,定乘马行。法云秀禅师闻包腰至者,色动颜面。彼存心于丛林,岂浅浅哉!

  《丛林盛事》云︰密庵杰禅师,初出岭,至婺州智者。有老宿问曰︰上座此行何处去?曰︰四明育王见佛智和尚去。老宿云︰世衰道丧,后生家行脚,例带耳不带眼。杰曰︰何谓也?老宿云︰今育王一千来众,长老日逐接陪不暇,岂有工夫着实与汝辈发机。杰下泪曰︰若如此,某今往何处?宿云︰此去衢州明果,有华匾头,虽后生,见识超卓,汝宜见之。杰依教,往明果依华。

  《慈受深禅师录》示小师行脚语云︰前辈打包,意在省缘,无冗细,无玩好,如德山挟复子到大沩,是也。今人打包,即不恁么。钵盂以梅花衲作袋,祠部用古蜀锦为囊。净瓶交枕,总要光鲜。拄杖戒刀,莫非济楚。笠顶上,闲文泼字,须及数片。线贴里,样针筒,将看一檐。只要别人道好,忘却自己辛勤。若是脱洒衲僧,必不如是。草草地挈个包子,卓卓地做个道人。直似野鹤孤云,切忌无绳自缚。汝等更听一偈︰古人只蓄两枚针,夏葛冬裘逐旋寻。汝辈盛年脚力健,好携复子历丛林。

  《汾阳昭禅师录》行脚歌云︰发志辞亲,意欲何能?投佛出家异俗,专心慕法为僧。既得尸罗具备,又能法服沾身,父母不供甘旨,王侯不侍不臣。洁白修持,如冰似玉。不名不利,去垢去尘。受人天之瞻敬,承释梵之恭勤。忖德业量来处,将何报答为门户,专精何行即能消,唯有参寻别无路。苦身心、历山水,白眉作伴为参礼,冒雪冲霜不避寒。渡水穿云伏龙鬼,铁锡飞铜瓶满,不问世间长与短。丛林道侣要商量,四句百非一齐翦。探玄机、明道眼,入室投针须锻炼,驱邪显正自应知,勿使身心有散乱。道难行、尘易漫,头头物物须明见,区区役役走东西,今古看来忙无限。我今行、勤自辨,莫教失却来时伴。举足动步要分明,切忌被他使唤。入丛林、行大道,不着世间浩浩,坚求至理不辞劳,剪去繁华休作造。百衲衣、云水袄,万事无心离烦恼,千般巧妙不施功,直出轮回生死道。劝同袍、求正见,莫似愚夫频改变,投岩立雪猛身心,方得法王常照现。请益勤、恭敬速,不避寒暄常不足,只缘心地未安然。不羡荣华不怕辱,直教见性不从他,自家解唱还乡曲。度平生、实安乐,荡荡纵横无依托,四方八面应机缘,万象森罗任宽廓。报四恩、拔三有。问答随机易开口,五湖四海乍相逢,一击雷音师子吼。悠悠自在乐腾腾,大地乾坤无过咎,分明报尔水云僧,记取面南看北斗。

  领众行脚︰《碧岩录》第七则评云︰韶国师,久依疏山,自谓得旨,乃集疏山平生文字顶相,领众行脚。至法眼会下,他亦不去入室,只令参徒,随众入室。

  [参考资料]《景德传灯录》卷九〈黄檗希运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