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如佛

王珍

听说这样一个故事——

从前,有个年轻人与母亲相依为命,生活相当贫困。后来年轻人由于苦恼而迷上了求仙拜佛。母亲见儿子整日念念叨叨、不事农活的痴迷样子,苦劝过几次,但年轻人对母亲的话不理不睬,甚至把母亲当成他成仙的障碍,有时还对母亲恶言相向。

有一天,这个年轻人听到别人说起远方的山上有位得道的高僧,心里不免仰慕,便想去向高僧讨教成佛之道,但他又怕母亲阻拦,便瞒着母亲偷偷从家里出走了。

他一路上跋山涉水,历尽艰辛,终于在山上找到了那位高僧。高僧热情地接待了他。席间,听完他的一番自述,高僧沉默良久。当他向高僧问佛法时,高僧开口道:你想得道成佛,我可以给你指条道。吃过饭后,你即刻下山,一路到家,但凡遇到有赤脚为你开门的人,这人就是你的佛。你只要悉心侍奉,拜他为师,成佛又有何难?

年轻人听后大喜,遂叩谢高僧,欣然下山。

第一天,他投宿在一户农家,男主人为他开门时,他仔细看了看,男主人没有赤脚。

第二天,他投宿在一座城市的富有人家,更没有人赤脚为他开门。他不免有些灰心。

第三天,第四天……他一路走来,投宿无数,却一直没有遇到高僧所说的赤脚开门人。他开始对高僧的话产生怀疑。快到自己家时,他彻底失望了。日暮时,他没有再投宿,而是连夜赶回家。到家时已是午夜时分。疲惫至极的他费力地叩动了门环。屋内传来母亲苍老惊悸的声音:谁啊?

我。你儿子。他沮丧地答道。

很快地,门开了。一脸憔悴的母亲大声叫着他的名字把他拉进屋里。借着灯光,母亲流着泪端详他。

这时,他一低头,蓦地发现母亲竟赤着脚站在冰凉的地上!

刹那间,灵光一闪,他想起高僧的话。他突然什么都明白了。


在一次作协的采风活动中,一位皈依的朋友在坐车的途中跟我讲了这个故事。每次听到这样的故事,我总会心生欢喜,觉得佛很亲近。想起妈妈平时常常对我的叮咛:要孝敬公婆,要与人为善,要帮助有难处的人,要多给在远方的妹妹写信宁愿少写点文章,要记得时常向姨妈舅妈叔叔婶婶等长辈打电话问候……这不是向善向美的佛的教诲又是什么呢?

每次打扫卫生,妈妈总是顺手把家门前走廊、公共楼道都清扫一遍,好像这也是她的职责一样,长年累月无怨无悔;每次我给她一点东西,她总要问一句:是不是也给婆婆送去了?看到我点头她才会安心收下;心灵手巧的妈妈长年忙碌,裁衣煮饭,做了新衣服、或者煮了好吃的东西总是不忘记分给亲友,妈妈对孩子、对亲友好,从来不图回报,仿佛她的快乐都藏在劳动、汗水和付出中……这样的善行不是佛又是什么呢?

偶尔,和皈依的朋友聊天,常常听到感慨“你的悟性很好”,我想那一定是妈妈给我的启发吧,因为在我的心目中,妈妈一直是我最崇拜的偶像和行为的楷模。从这个层面上来看,我是一个与生俱来信佛、敬佛的人。因为,妈妈总是在我迷惑的时光开导我。

比如,近段时间,我觉得以前一直很机灵的婆婆,随着年龄的增高时有糊涂的状况出现,前不久的一天,我陪她去银行取钱,她很固执地把一千元钱理解成一万元。我心中暗暗担心:婆婆会不会冤枉我是个贪婪的儿媳把她的钱占为私有啊?只是婆婆犯糊涂倒也罢了,只怕连家中的兄弟姐妹们都一起误解了我呢。一向不让女儿受一点点委屈的妈妈,这一回破例没有像以往一样一味地袒护我:“婆婆她老人家这么大的年纪了冤枉你一回也没什么要紧的,即使兄弟姐妹们都跟着冤枉你,也不要太计较,做人要善良,还要包容、大度。只要你自己做得正,心中无愧就行了。”妈妈还再三叮嘱:“你有时间,应该多去看看婆婆,毕竟她已经是八十五岁的高龄了,你公公又不在世了,她一个人出门很不方便的。你没时间就少来我这里几次,我和你爸爸两个人可以互相照应,相对来说,我们年轻一点。”

听了妈妈的话,我会趁着双休日,赶去婆婆家,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老人家去灵峰赏梅,去六公园透透气。看着婆婆开心的笑脸,我也会想到热爱大自然的妈妈若是走进太子湾的那一片郁金香和樱花林中,一定会笑成一朵花的模样。特别是听妈妈说找不到同伴一起去赏花时,我也是很想陪伴妈妈去踏春的,只是妈妈总是说,你婆婆更弱势,更需要帮助。

我只有在上班的午休间隙去看看父母,琐琐碎碎地跟他们聊聊家长里短。我给妈妈看替婆婆拍的照片,告诉妈妈,婆婆夸我细心,有我搀扶着出门她就很放心了。就像小时候告诉妈妈我考试得了98分一样,妈妈总是提醒我不能骄傲。妈妈说:“你婆婆夸你,并不是说你做得特别好。天天和老人一起生活、照顾老人起居的那个人才是最辛苦的,而且常常会落得个吃力不讨好的结果。因为天长日久的陪护难免会有不周到的地方,尤其是稍微有点不耐心,老人往往会误认为久病床前无孝子了。而偶尔去看看老人,陪他们说说话,替他们干点活的小辈反而容易得到老人的夸奖。”

或许是妈妈为了让我不要太挂心吧,她说,她在阳台上种了许多花,拍照片也不比公园逊色——那一株粉白色、一株蓝紫色的风信子,在大大的叶子上,像一双翠绿的手掌捧着一嘟噜一嘟噜的珍珠;还有一枝枝红色的郁金香亭亭玉立于花墙之上;尤其是那一树山茶花,琳琳琅琅的花朵坠满了枝叶间,一朵一朵又红又艳,和李清照的“绿肥红瘦”正好相反,红花比绿叶更多、更壮硕。以前一直觉得艳俗的山茶花,经由妈妈的手浇灌、培育之后,看着像劳模或是平民英雄胸前的大红花,那种美丽充满着一种道德的力量,我知道,那是妈妈充满着慈爱、向美向善的心灵花园中有心花在怒放呵!

妈妈从来不曾对我讲过那些高深的佛理,只是用她那与生俱来的善良让我对皈依有了自己的感悟:若是真的敬佛,那就从珍惜母爱、感恩母爱做起,并记住妈妈的话,学习妈妈的善行,好好孝敬父母长辈如敬佛。因为在你失意、忧伤、彷徨,甚至绝望的时候,母亲就是那个可以毫不犹豫地赤着脚快速为你开门的人,不用管你是怎样的卑微、落魄,甚至于迷失,母爱就是可以宽恕你的一切过失的胸怀,还会及时地为你指明方向。这就是母亲,佛一样的母亲,是我的妈妈,也是所有人的妈妈。原来,佛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身边啊!

母爱如佛,佛如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