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爷爷

沈静之

爷爷的走,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去世前一个多月他躺在病床上失去了自理能力,精神上是很煎熬的。我们原本以为他还可以熬几年,没想到走得这么快,这与我们晚辈是更难受些,但对于他自己来说,也许是一种福气,少受痛苦,而且他走的时候已经是昏迷,没有痛苦,很平静。

爷爷虽然性格高傲,脾气难伺候,可是他对我们其实都很好。我小时候那时爷爷还没退休的时候,总是在上海给我寄来这里没有的吃的玩的。去上海看他的几次,对于住在小镇上的我是多么开心的事情啊。后来退休回老家,虽然他是个不会做家务的少爷出身,可是他会在其他方面给我很多照顾。我还记得他给我做小兔灯,给我做万花筒。他教我骑自行车,教我游泳。他自己的身体很不好,病痛不少,对医学保健很有一番研究,我们如果有什么小痛小病,他总是很关心,我只是感冒,他不放心也要到学校来看,带着体温计来给我量。学习上他也能给我一定的指导,我那时特别崇拜他会英语日语俄语,我会的第一句英语日语都是向爷爷学的。

他总是西装领带毕挺,皮鞋噌亮,退休后还是保持了一贯的风度。虽然这个时代已经不属于他。他这辈子其实受的苦难真是不少,年轻的时候虽然家境不错,可是正值烽火岁月,物质和还是精神上受的苦难都不少,解放后在各种特定的时代背景中也受尽磨难。不过他的气场都没有被这些打压下去,从老照片上我看到,无论哪个年代的他,都是风度翩翩,气宇轩昂。

爷爷去世前两年衰弱得很快,爷爷看不惯的事物太多,对别人的误会也很多。我想这样狭隘的个性,是给他自己的精神造成了很大的痛苦的。他甚至对儿女们也有很多的误会,还好儿女们虽然有时候被气得难受,但还都是很孝顺。反过来说,爷爷虽然老是要责备儿女,但仍然很关心他们,有一次他听说我爸爸被他气倒挂盐水了,就带着面包和水赶来说要陪儿子挂盐水去!他对奶奶也是很关心,虽然不住在一起,可一旦听说奶奶哪里不舒服,就要拄着拐杖摇着残疾车去看望,我们怕他身体吃不消要瞒着他,他却又要气得暴跳如雷说我们都口径一致瞒骗他。那时我的宝宝得了肛周脓肿时我们谈话间被他听到,怕他要去医院看望特地不敢告诉他具体病房床位,结果他自己到医院总台去查询,摸摸索索地出现在病房前,我被吓了一跳,送他回去他连上车厢都很困难,真难为这样一个人他要偷偷出门赶过来看元孙。

就像我奶奶说的,虽然“他脾气是差点,但对我究竟是不差的!”。年轻的时候基本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赚钱,奶奶一个人拉扯三个儿女。爷爷也不容易,工资每个月要给家里寄两次。少爷的出身,历尽了苦难在为了家庭在外打拼立足生存,当年一定是不知道了经受了多少磨难。

我现在是再也没办法了解到爷爷此生是痛苦多还是快乐多了。但我考上公务员,爷爷真的是很高兴的,去世前那段时间他在病房还没失去意识时有一次我去看他,他还很自豪地跟护工说我孙女很了不起大学毕业就考上了中央直属机关。那天我回来后一直我工作没什么长进太对不起他对我的厚爱,不过我想爷爷高兴就好,从小他对我那么好,只要他觉得我现在好,就好!

爷爷也没有留下什么遗言,我姑姑和奶奶都伤心地说,你一句话也不留就走了。我就把爷爷刚入院没几天时我去看他时说的一句话讲给奶奶听,爷爷说,“我已经83岁了,我已经活够了,可以去了,你们要……快乐成长!”当时爷爷顿了顿想了一下说出最后四个字,我和老公还笑了,我们说你不会走类,你还可以活十几二十年!

可是爷爷真的走了,我就把这当作他给我的宝贵遗言。对,爷爷我答应你!我一定快乐成长,快乐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