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是我心中的青莲

邹相

那个周末,和母亲一起去超市买生活用品。路过蔬菜柜台时,母亲走到我前面,想去看看时令蔬菜的价格如何。看着母亲前行的背影,看到她灰白的头发和微驼的脊背,我再也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地地道道农民的孩子。母亲生我时,家里连一点儿主粮(米、面)都没有,靠着红薯和南瓜维持生计。实际上,我出生的那段日子,家里连这些粗粮都没有。我出生的头一天,母亲和小姑还从外婆家里抱回几只南瓜。当天晚上,母亲饱饱地喝了几碗南瓜粥。当天夜里,母亲腹痛难忍,以为是南瓜吃多了闹肚子,根本没料到竟然是我出生了。

小时候,我是在母亲的呵护下长大了。有几次,我都是在母亲的保护下死里逃生。最让我难忘的是,有一次我去村口的杏子树下牵牛。那天不知怎么的,老牛突然冲我发飙,用犄角一下子把我挑了起来。弱小的我被那阵势吓得鬼哭狼嚎起来,而被牛犄角顶着的腹部也疼痛不已。听到我的哭声,正在池塘边洗衣服的母亲疯一般地跑了过来。那应该是我这辈子见到母亲跑得最快的一次,毫不夸张地说,母亲当时的奔跑速度绝不亚于奥运会上获奖的短跑选手。只见母亲冲到老牛旁,一把抓住它的犄角,顺势往上一提,把我抓到手中,拉到怀里。估计是被母亲的愤怒吓傻了,老牛忽然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直到母亲把我抱走,它才缓过劲儿,用犄角抽打着杏树。回到家里,母亲见我小腹被牛犄角顶得出了血,泪水“哗啦”就流了出来,一边给我擦拭伤口,一边叫着“我苦命的儿啊”!母亲这么伤感,是因为我从出生以来,几次从阎王爷那里逃了出来,能活下来就很不容易了。

母亲对我的爱,是全心全意、毫无半点保留的。佛教里有一部经典——《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经中,佛祖向弟子们开示了父母对子女的恩德。看完这部经典,我的心像刀扎一样。我觉得佛祖的开示非常到位,母亲对孩子的爱,真是太深重了。在我的记忆中,关于母亲的故事有很多,每一件故事,都是一首催人泪下的诗歌。

其中还有一件事,我一直难以忘却:在我上大二的上学期,有天晚上忽然收到父亲的电话。电话那头,父亲哽咽着说,母亲已经进病房做手术了。听完这一消息,我的脑袋“嗡”一下炸开了。听父亲说,母亲患多种妇科病,且非常严重,几家医院都不愿意接收,几经奔波,才找到这家医院做手术。为了不耽误我上学,母亲央求父亲一定不要给我说。然而,当病床上的母亲被推进手术室后,父亲再也忍不住,立即拨通了我的电话。听妹妹说,主刀医生从母亲体内取出拳头大小的一个大瘤,还有几个小瘤。妹妹看到盘里面的瘤子,当场晕了过去。母亲从手术室出来的第一个事情,就是和我通话。电话中,母亲嚎啕大哭,说她太担心见不到我了,希望我不要担心,要好好念书,她已经脱离险情了。其实,当听到母亲的声音时,我已经泪流满面了……

母亲经常对邻里们说,她有一个孝顺的儿子,能享到儿子的福是她的造化。我不敢说自己有多孝顺,但一直在努力去关心母亲,去理解母亲。我曾对母亲说,只要有我一口饭吃,就有她一口饭吃,只要母亲开心,我就幸福。现在,母亲和我一起住在城里,照顾她的小孙子——我的儿子。每每看到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我都会想起母亲对我的种种好,就生出对生活、对事业的勇气和信心。

在我心中,母亲就像是一株纯美的青莲,毫不吝啬地释放着清香,慈爱地庇护着我,带走我身心的疲惫和烦恼。“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我很庆幸自己能为父母尽孝道,只会倍加珍惜这份孝道。

我也衷心地希望,每一位当子女的,都能时常忆念父母的种种好,用心去孝养双亲,给他们一个美好幸福的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