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山父亲   

碧空

人流里,满头白发,我不禁想念父亲;

一瞥中,清矍身影,我不禁想念父亲;

街巷尾,飘荡的革命歌曲,我不禁想念父亲。

狭路上,一老者打着手势让我先行,温暖地。我想念达观的父亲。

也许,缘于父亲是女人生命中两座山之一。飘零在外的日子,我格外想念作古的老父亲。

想到父亲,那熟悉的模样便浮现眼前!渺小的人类,无奈地承载着隔世的分离,音容犹在,清晰亲切。离世的父亲虽然永远地去了,可父亲也永远地屹立如山。

五七那天,我们又回到了父亲的老屋。站在老屋里,满眼感受的都是父亲!老屋的日子,仿佛停留在了20091022日,这是父亲突然发病的日子,墙上的日历,因为没有父亲的打理,赫然停止!父亲的渔具、井然有序的生活用品……到处到处,都是父亲的影子,仿佛父亲不曾离开,只是出门办事!只是再也听不到的父亲那欢快得如同孩子般的声音、再也看不到的父亲那清瘦忙碌的身影。恰逢叔叔给父亲上祭饭,站在父亲的遗像前,再也忍不住揪心的痛,泪汹涌而出。

都说人生七十古来稀。可七十出头的父亲,半点老态也没有。偏瘦却挺直的身板,说话朗朗,行走轻盈,唯满头白发泄露着父亲已经上了年纪。

父亲的健康、矍铄得益于他惯有的开朗和乐观。年青时的父亲积极上进,入党、评先进对于出生富农家庭的父亲来说,都是非分之想,但父亲凭借自身才艺兼备的能力,跨越了一个个障碍,不仅入了党,还是个工作积极分子。在那样年代里,唱样板戏、扫盲……什么都少不了他。文化大革命那样动乱的年代,罚劳动、挨批斗的父亲一如既往地乐观着,甚至连头也没低过,他秉信:只要不违背党、不违背原则,就没什么可怕的。父亲的乐观不仅表现在工作中,也表现在家庭教育里。在那个计划经济年代里,教书的工资抵不上养一只老母鸡下蛋出售。但父亲没有放弃他喜欢的教书工作,几乎凭着一个人的工资,上奉养着老母亲,下养育着四个儿女。虽然出身农村,可父亲没让我们事过农活、没让我们缺过衣穿,更没让我们少过零花钱!别人有的,我们也能有。父亲的宗旨是:怎样也不能苦孩子。父亲对我们唯一的要求就是:好好念书。即便是这样东挪西借着钱粮来养活家小,父亲也从没愁眉苦脸过,总是唱着歌生活。那时,父亲忙工作常常周六才能回家来,所以每到周六的下午,老远听到歌声,就知道父亲回来了。后来工作离家近了,便每天都能听到父亲的歌声,父亲那发自内心的响亮的歌声,能响彻半个村落。夏日的夜晚,搬一张竹床,一家人开始乘凉。我们姐弟四个躺在竹床上,爸妈坐两边,摇着蒲扇为我们驱赶着蚊虫。这样的时候,父亲总是教我们唱一些他喜欢的革命歌曲。看着满天繁星我们会问:为什么星星都聚到我们这一块儿了?父亲总会幽默地告诉我们:是因为我们的歌好听,才把星星也引来了。我们毫不怀疑父亲的话,因为父亲的唱功,是样板戏里的标准,总是唱着唱着我们就入睡了。

生活上父亲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儿女,但学习和工作方面,父亲从来都是严厉的。一次数学竞赛,二姐和我没考及格,但考取了前三名。父亲并不因为考取了前三名而满意,他恼怒二姐和我竟连及格分数都考不上!回到家里,满面怒容的父亲责令二姐和我跪了将近两个小时,罚跪的二姐和我,甚至还被小朋友讥笑着,任谁说情也不饶。严厉的父亲让我们畏惧,只要母亲不在家,我们便如老鼠和猫呆在了一起,哪怕是吃饭,父亲坐在餐桌旁,我们夹点菜就找个借口逃去别的房间,父亲想要融洽点气氛来和我们说话,我们又去了别的地方,我们就这样躲着父亲。其实父亲并没随意打骂过我们,可就害怕和父亲呆在一处。这样的严厉,一直持续到我参加工作。在和父亲共事的学校里,身为校长的父亲,丝毫不允许我犯错和懒惰,教案是父亲每周都会检查的必修课,稍有懈怠,父亲便会写上批评的话语甚至拿我当典型在教师会上批,这让我丝毫不敢敷衍。这样的严厉,让我们与父亲有着距离,但无形中,父亲让我们养成了做事严谨的好习惯。

父亲还是一个原则性极强的人。从教四十多年的父亲,在教育界是老元勋,如泰斗。但父亲,从来不让我们享受任何优待。入中学了,还有课任老师不知道父亲的女儿是谁,往往是因为成绩或能力突出被老师注意到才知道是父亲的女儿。因为父亲不让我们用他的名义做什么。那时候我们住校,很多家长都会抽时间来学校看看子女,可父亲,即便在学校开会,也不会特意来看我们。唯一的一次我至今还记得:父亲他们座谈会,放在父亲面前的一些花生芝麻糖他没吃,抽了个空在路上而不是教室给我了。望着父亲给了我糖就转身大步走开的背影,我意外得说不出话来!上了中学,我们开始住校。农村住校条件艰苦,我也会有念想:作为教育界的元老,父亲能为我安排有别于同学的好一些的条件吧?但父亲坚持“融入同龄人的环境会对我们成长有益无害的观点”而断然拒绝,直至后来在工作方面也一直不敢求父亲让我享受任何特殊照顾。我们住校生每周有一两次回家的机会,每次回家路上,我和同学同行的话,父亲顺路也只会在超越我们的时候敲响自行车铃铛,说一声:你们慢点啊……;如果是我一个人,父亲则会问:要不要坐车一起走?我往往会忙不迭地摇手:“不要不要,我自己走”。并不是我想走路,而是和从小就感受着严厉的父亲靠近让我畏惧不自在啊!可望着骑着自行车越走越远的父亲的背影,我却有着些些难抑骄傲的心潮起伏、半天了还在兀自激动:那就是我的父亲!父亲并不是对儿女不关心,他有他的理由:你们,不能搞特殊化。要凭自己的能力做事,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大树底下好乘凉,在我的树荫下,你们又能享受多久呢?小时的我,并不很懂父亲的心意,甚至觉得父亲严厉到不够爱我们儿女。直到长大后离开父亲身边,我才懂得了父亲这话的道理,也懂得了父亲对我们爱的深切!如今我自己也做了母亲,才明白父亲当时为我们考虑得长远。

父亲还是勤俭的。一袭发白的便装是父亲年轻时常穿的衣服。他的那双老茧满布的手,让他永远有着劳动的本色。在学校,他带着老师种菜、种果树……

乐观开朗、勤俭一生的父亲,在邻里乡亲们那,有口皆碑。父亲的突然离去,令乡人多少唏嘘!但父亲留给我们的,是潜移默化的乐观、谦逊、正直、自食其力,让我们受益无限。

父亲啊,离去了的时候,才知道您教会我们很多很多--为人的优秀!儿女们感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