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试论南宋时期的佛教传播——以杭州为中心(三)
编辑:王华 日期:2019-01-19 09:03

文:释光泉

杭州径山寺大雄宝殿

三、以南宋杭州为中心的佛教传播情况
 
  杭州地处滨海之地,是唐宋以来重要的商贸与文化交流口岸,不仅吸引国内的名僧名士前来参学,而且也汇集了大量日本、朝鲜等国的僧人来杭州参访,据史料记载,中日两国的佛教文化交流早在公元6世纪左右就展开了,至今中日两国佛教文化交流已有一千五百多年的历史,日本从舒明天皇二年(公元630年)至宇多天皇宽平六年(公元894年)就向唐朝派出使者16次。[木宫泰彦着、胡锡年译:《中日文化交流史》之《遣唐使》]

  据《中日文化交流史》中记载,当时入宋的日僧达109人,[木宫泰彦着、陈捷译:《中日文化交流史》之<南宋时代入宋僧一览表>]

  如圆尔辨圆、觉阿、神子荣尊、悟空敬念等。逐渐形成了以径山寺、灵隐寺和净慈寺为中心,对中国佛教文化传播起到了。


 
  乾道七年(公元1171年),著名日僧觉阿率弟子金庆乘船入宋,到灵隐寺拜佛海慧远为师,觉阿在灵隐寺参学四年后回国传播禅宗思想,引起了日本国内的广泛关注,这是日本禅宗史上第一位将禅宗传入日本的僧人,为后来日本禅宗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淳熙十四年(公元1187年),日本名僧荣西二度入宋,在天台国清寺、杭州灵隐寺、净慈寺深入参禅问道,领悟临济宗真谛,回国后大力推广禅宗思想,对日本禅宗的兴起作出重要贡献;
 
  据《日中文化交流史》记载,来灵隐寺拜师学法的日本僧人还有圆尔辨圆、无关普门等;另外也有无像近照、天祐思顺、无关普门、南浦绍明、南洲宏海等日僧前往净慈寺求学佛法。[木宫泰彦著、陈捷译:《中日文化交流史》]


 
  绍定五年(公元1232年),无准师范禅师住持径山后进入鼎盛期,日本名僧络绎不断地来拜无准为师,其高徒众多,如圆尔辨圆、神子荣尊、及妙见道佑、悟空敬念等。
 
  圆尔辨圆(公元1202-1280年)和神子荣尊在宋理宗端平二年(公元1235年)入宋,先后拜访了明州景德律院、天童山、杭州天竺、净慈寺等。圆尔辨圆在灵隐寺退耕德宁的指引下,到杭州径山寺拜访无准师范禅师,在宋六年后回国弘扬禅法,同时还将中国的禅道、书法、建筑、绘画、茶等带回了日本[法缘:《日僧圆尔辨圆的入宋求法及其对日本禅宗的贡献与影响》,《法音》2008年第2期(总第282期),第45页],成为京都东福寺的开山祖师,并此封“圣一国师”。

 

 
  41岁的神子荣尊于宋理宗端平二年(公元1235年)入宋,随即遍参各大丛林,后到径山寺求法,44岁时返回国内开创了兴圣万寿寺。

  同时,中国也有一些高僧如兀庵普宁、大休正念、兰溪道隆、西涧士昙和无学祖元等应邀赴日弘法。

  兀庵普宁(公元1197-1276年)自幼出家,宋理绍定五年(公元1232年)住持径山,理宗景定二年(公元1260年)赴日本弘法,在日本的五年期间受到了北条时赖的崇敬,禅风大振。[虎关师炼:《元亨释书》卷八]


 
  大休正念(公元1215-1289年)在咸淳五年(公元1269年)抵达日本,在兰溪道荣的礼遇下住持禅兴寺,后被奉为净智寺开山,圆寂后被封为“佛源禅师”,并形成了大休派,在日本禅宗史上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同上]
 
  以上这些僧侣为中日双方广泛而深入的交流起到了极大的贡献和作用,同时也掀起了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的“第一次东渡高潮”。


 
四、结语
 
  综上所述,杭州地处东南沿海的吴越地区,自古海陆交通发达,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交汇城市之一,同时与日本一衣带水,与朝鲜和东南亚各国早有贸易往来,因此可以说,“杭州佛教”本身就是中国文化交流与佛教融合的结果;隋唐时期,佛教又由此东传朝鲜、日本,由此成为日本佛教禅宗、天台宗、净土宗的祖庭所在地。宋元以后,杭州地区与东亚的佛教文化交流更为频繁,乃至发展到今天,可谓代代相传,绵延不绝,成为世界佛教交流史上的一个重要亮点。




 
 
往期回顾

●论坛 | 试论南宋时期的佛教传播——以杭州为中心(一)
●论坛 | 试论南宋时期的佛教传播——以杭州为中心(二)

编辑|妙莲
摄影|一叶
责编|法明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