娑罗树下 摩诃畅演
编辑:慧容 日期:2018-05-14 13:28

   “西栗树,系慧理祖西天携来。种实小而味美,惟灵隐有数十本。移他处则不生大树。堂一株,最大乃慧祖手植。西晋时物也,至今郁茂。”

——《灵隐寺志卷八》


  毗舍婆佛在娑罗树下悟道,成为过去七佛的第三佛,成佛后“说法二会,度人一十三万”,留下了“假借四大以为身,心本无生因境有。前境若无心亦无,罪福如幻起亦灭。”的传法偈。

  释迦牟尼佛涅槃于拘尸那罗的双娑罗树间,入灭前因悲愍众生,答弟子所问四事,留下遗训。佛陀入灭时风息林静,鸟兽无鸣,其卧床四边各有同根娑罗一双,树变惨白,枝叶、花果、皮干皆爆裂坠落,逐渐枯萎。

  一千六百多年前,印度高僧慧理来到杭州武林,在飞来峰畔开山建寺,亲手植下了从天竺带来的娑罗树。种植在其他地方的树苗都没有长成大树,唯有在灵隐扎根的娑罗树历经千年的风霜雨雪,依然生机盎然,古木参天。高僧慧理诠释的大乘教义和娑罗树,两者经历千年沧桑,在这片仙灵所隐之地扎根发芽,开花结果。

  一百年前,在杭州虎跑披剃出家的弘一法师来到灵隐寺求受具足戒。他曾自述:“灵隐寺是杭州规模最大的寺院,我一向是很欢喜的。我出家以后,曾到各处的大寺院看过,但是总没有像灵隐寺那么好!”在灵隐受戒期间,弘一法师发愿研习戒律,成为他后来宏扬律学的因缘。

  一百年后的今天,灵隐寺举行护国兴圣二部僧三坛大戒法会,各地戒子踊跃求戒。灵隐戒场,似娑罗斯馨,如七叶之盛。多年之后,几多龙象,又出灵隐。

     娑罗树下的故事还在不断地发生,如同娑罗绽放的花朵,花串无数,簇簇满枝。五月的灵隐娑罗花开,花开七层,形如佛塔,又似烛台,七叶相衬,如手掌托起佛塔。一场夜雨之后,雨滴枝头,幽香飘远,沁入心扉。不远处的药师殿传来阵阵佛号声,梵音悦耳,这是三坛大戒的戒子们在拜忏宏愿。

     经过戒期的礼佛忏悔,亦如一场甘露,润泽新生。佛陀在娑罗树下“以戒为师”的遗训犹在耳边。如今,灵隐寺的七叶树,正以另一种形式被赋予着神圣象征,它伫立于天地之间,用历史所给予它的年轮,见证了佛教在这片土地上的摩诃畅演。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