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心动魄灵隐寺 
编辑:性恩行者 日期:2015-03-28 09:42

  每次去灵隐寺,心里总要惦挂周总理。要不是周总理当年的智慧与果断,这座东晋古刹在1966年6月早就于“红色风暴”中毁于一旦了。
  那天学生冲击灵隐寺,我也在场。作为历史的见证人,我觉得有必要说出我所知道的历史真相。

冲击的前一夜:一次“特别会议”
  我“旁听”到这次“特别会议”,纯属偶然。
  我是悄悄地打开了窗之后,声音才大起来的。那个晚上我一直竖起耳朵在听。
  那次会议上的激烈言词,使我毛骨悚然,不仅我受惊,站在我旁边一起“旁听”的语文老师汤良宇,也同我一样吃惊不小。
  我能得以悄悄的“旁听”,与我住房所在的地理位置有关。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杭四中,教高一年级四个班的代数,兼高一(4)班的班主任。当时的校长兼书记是王鸿礼,他很照顾年轻老师,安排我在办公楼的楼上西南角一个房间居住,住在他房间的斜对面。后来,在我房间右侧,住进了语文老师汤良宇。恰好,我的房间,离那幢古典式欧美小洋房相距约20米,中间隔一个小花坛。
  这幢二层小洋房在杭四中很有名,楼上一层是单面采光的美术教室,底层是学校图书馆。
  1966年8月23日的那个晚上,西欧式小洋房楼上灯火通明,能容纳四五十人的美术教室里挤满了学生,前排坐着,后排站着。而中间,则站着一个女学生,她每说一句话,全场不是鼓掌,就是一片气愤之声。
  这时候汤良宇老师进了我房间,我们赶紧熄灭了灯,开了窗,仔细地看对楼。这仔细一看,就认出了演讲者正是前两年表现很好、被我们学校当作“选拔接班人”而保送进北京大学读书的姓何的同学。这位何同学是南下回校“串连”的,其中隐约听到两句刺耳的话:其一,要立即在全市内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其二,要赶快联合其他学校的同学,一齐起来造反!
  后面这句话,我想就是后来杭州市第一个红卫兵组织“杭州市大中学校红卫兵司令部”成立的前奏。
  当时,我跟汤良宇老师的心情就很紧张。因为这几天北京的情况我们也略知一二。三天前,也就是20日,北京中学红卫兵兴起“破四旧”,散发关于破四旧的传单《向旧世界宣战》,当天就把有70多年历史的“全聚德”招牌、“亨得利钟表店”招牌砸了,而第二天的《红旗》杂志发表评论员文章《向革命的青少年致敬》,《人民日报》也接着发表社论《好得很》,一股“破四旧”的浪头很可能打向全国。
  只是我们不知道我校的学生会怎么造反,会去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我和汤良宇老师嘀咕了一阵,一致判断:明天就可能就要发生大事了,而且,一定会是“惊天动地”的!


 

“惊天动地”的事果然发生。
  第二天,也就是8月24日的早上,我带着吃早饭的餐具赴膳厅用餐,只见“校工作组”副组长王晓云同志站在膳厅门口,见我就招手,把我带到大操场的一个角落里,对我说:“因为组长老白同志未到,今天,学生由李某某、王某某带去砸‘灵隐寺’,工作组成员不能前往,请您务必跟去。您去,任务是两个,一是掌握情况,二是保护学生。”
  我一听,吓一跳,砸灵隐寺,这事态严重了,而且,看来,驻校工作组对这件事是默许的,组织的是全校行动。我当即表态,愿接受工作组委派的工作。
  吃了早饭,见全校师生果然集中在新操场,而老师们,普遍是莫明其妙。
  一位同学慷慨激昂地作了砸烂灵隐寺的动员,说必须破四旧,而灵隐寺是封资修的据点,一定要砸掉,不能再让封建迷信毒害革命人民。全校学生听得群情激愤,而且更有一批昨夜就有准备的学生带上了铁锤、棍棒和绳索,准备与菩萨开战。
  这次“革命行动”是以“校文革”之名义号召的,所以全校一千余名师生均以班级为单位列队出发,沿南山路、湖滨路、北山路浩浩荡荡往灵隐寺方向进发。老师一般都掺杂在学生中间。
  我因有工作组布置的“任务”在身,便自告奋勇走在最前面,以观察情况。
  沿路市民看见我们这支携带棍棒和绳索,一路毫不讳言地谈论着砸烂灵隐寺的队伍,都很吃惊,说:“了不得了,灵隐寺都要砸了!”
  异常情况果然出现了,当我们的队伍行进到玉泉旁的植物园时,便有3辆满载学生的大客车从浙大方向赶了上来,匆匆往灵隐寺方向而去。而当队伍走到石莲亭时,又有更多的大学生骑自行车飞快地超过队伍,直往灵隐寺方向奔,一路还喊着“不能砸灵隐寺”,于是,消息证实了,真的是有人事先得知情况,从而“明目张胆保护封资修”。队伍一声令下,全校师生改为“跑步前进”,想抢在越来越多的“保护者”之前赶到灵隐寺,以完成革命造反的任务。
  谁知已经晚了一步,等到大家喘着大气赶到灵隐寺时,只见寺院正门紧闭,上面像封条似地贴着一张大幅毛主席画像。而在门口台阶上,来自浙大的大学生们手挽手站成好几排,摆出“誓死捍卫”的阵势。于是台阶上的大学生们与台阶下整齐列队的一千余名来自杭四中的中学生们开始了长时间的对峙。中学生喊“造反有理”,大学生喊“造反要有理”。
  大学生与中学生的激辩长时间进行着,态度冷静的大学生说破四旧是对的,但“造反要有理”,灵隐寺是历史文物,有外交影响,无论如何不能砸,而激动万分的中学生们则说必须大破“四旧”,必须把一切“封资修”的东西统统扫到历史的垃圾堆里去。
  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援兵陆续赶来,美术学院的学生赶来支援台上的浙大学生了,而杭六中、铁路中学的学生则来支援蜂拥在台阶下的中学生了,灵隐寺外人山人海,火药味很浓,双方剑拔弩张。
  由杭四中学生派出的一支“小分队”企图悄悄绕过大门,从褐黄色的寺庙围墙边沿上寻找一个突破口“翻进”寺院去,以便有所突破,谁知寺院里面残存的几个和尚也是“同仇敌忾”,早在巡逻,一见有动静就举着扫帚赶过来,把企图探头翻墙的人赶回去。
  偷袭失败以后,寺庙正门前的对峙一直在继续,双方虽然没有动武冲撞,但是仍然互不相让,吵吵嚷嚷声一直不断。快近中午时分,我就听见一辆装着高音喇叭的小汽车开到现场来了,喇叭车是省委派出的,不停地广播一个通知,说是省委根据国务院刚刚传来的一个指示,灵隐寺暂时封闭,不再开放。
  我猛然感觉到,这是周恩来总理的及时决策,关于灵隐寺“暂时封闭”的指示,对砸的一方和保的一方都给了一个台阶下,对保护者来说,达到了目的,对砸打者来说,虽然没有砸成,但也部分达到了目的:“宣传迷信”的场所毕竟“封闭”了嘛!
  在这个情况下,中学生们决定返回市区了,尽管我看见一部分学生还是气呼呼的,似乎心中的一口气没有出尽。这时候,我又听见许多浙大的学生在寺庙的门口喊:“如果要砸灵隐寺,我们会来邀请你们的!”

没砸成灵隐寺却砸了梅花鹿
  等我们回城的队伍一路走到西泠桥时,队伍中的一些学生不罢休,立刻走向孤山脚下一大群“梅花鹿”,把鹿群砸得稀巴烂。
  孤山的山坡上,几年前矗立了一批梅花鹿雕塑,各具姿态,游客很喜爱,每一个人都去摸摸、拍拍,甚至骑骑,谁知这一次连鹿群也遭了殃,也姓了“封资修”,判了死刑。
  因为岳王庙已经被杭六中的学生砸烂了,岳飞和岳云的坟也被掘了,不然,我想,一批窝了一肚子气的杭四中学生在当天的回城途中,也肯定会拿岳飞出气的,那么,对面山坡上的梅花鹿可能就会逃过一劫。
  果然是周恩来的智慧决策
  我随杭四中的学生队伍回到学校之后,立即找到驻校工作组的王晓云同志,如实相告当天发生的一切。
  他听了我的汇报,给我讲了一个鲜为人知的真实情况:前一天晚上,当他得知第二天杭四中学生要去砸打灵隐寺,当即电告市委工作组总部,总部立即电告当时有管理寺庙职责的省交际处赵处长。赵处长接电后,立刻报告省委江华书记,江华书记立刻报告周总理,周总理便作出了“灵隐寺暂时封闭”的决断,于是,江华书记指示当时任浙大校长兼党委书记的陈伟达同志,必须派出二百名学生于次日及时乘车赴灵隐寺加以保护。
  情况就是这样,第二天,果然就出现了早上两军对垒的情景。千年古刹“灵隐寺”,就是在周恩来总理的英明决断下,在江华书记、陈伟达校长的精心安排下,完整无损地保存下来了,这是多么让人高兴的事呀!

好同志就是好同志,我如实直说
  过了许多年,王晓云同志要离休了,他单位同志要了解一下他十年动乱初期在杭四中的表现情况,我接待了两位同志,写下了“晓云同志,在杭四中不但没有错误,而且在保护灵隐寺中,有特殊的大功劳!”两同志回去后,向晓云讲了我介绍的情况,晓云同志听了后很高兴,后来他出差到杭州来,特地来我家表示感谢,我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实事求是嘛,这是我们党的一贯优良传统嘛。
  最后,我想对灵隐寺的大小菩萨说一句,也不要怪罪当年那些拿着锤子和绳索的不懂事的学生,他们也是受害者,极左路线才是根子,当然,要特别感谢周恩来总理,他在动乱年代保护了很多无辜的干部和群众,包括你们这些不说话的菩萨。(王长贤系杭四中退休教师;黄亚洲系原杭四中学生,现为浙江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浙江省文联副主席)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