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棋的两种境界
编辑:慧容 日期:2018-11-26 09:53

  古往今来,围棋与佛教颇有渊源。在历史上,杭州灵隐寺有不少高僧大德与围棋结下了不解之缘,并将其作为一种修行方式。

  佛教禅宗追求渐悟或顿悟,是人生境界的跨越与提升;而围棋手谈者要想在对弈中出类拔萃,首先要在心理境界上达到一定高度。

  第一种是指在棋盘上,力争每一步都趋近于正解,追求尽善尽美的状态。许多棋士基本都是这种追求,属于标准的“盘上棋道”。

  第二种是指通过下棋进行内观,感受情绪的变化,证悟无常。目标不在棋盘上,所以和棋力关系不大。围棋在这里可以理解为一种禅修的对境,这是“人生棋道”。


  围棋虽是黑白二子之分,看似简约却不简单。棋手要在方寸之间运筹帷幄,不但要有高超的棋艺,还必备一颗清净心、平常心、无所挂碍之心,三心了不可得。这是禅棋文化的妙趣。

灵隐寺光泉大和尚题字的折扇

  前不久杭州灵隐寺举办2018中国著名高校“云林棋禅雅会”,北京大学、武汉大学、浙江大学、厦门大学、延边大学、清华大学、重庆大学、同济大学等八所高校的业余棋手参加手谈印证,感悟禅意,感怀赋诗。现刊发数首,以飨读者。


云林棋禅雅会 感怀五首

秋风秋雨秋意浓,武林城外郁葱葱。
偶有落叶铺锦道,恰为西子扮妆容。

飞来峰下吉祥地,灵隐宝刹香火明。
三生有幸得闲日,暂憩佛门随缘行。

华严高阁奉三圣,药师殿前祈康宁。
直指堂下开般若,降魔自有佛法僧。

对坐手谈论经纬,心有执念显纹枰。
见棋非棋非棋定,空即是色色即空。

棋禅印心心觉亮,云林坐隐隐圆融。
但求修德得佛福,再闻暮鼓与晨钟。

                  ——延边大学 赵立新


题 灵隐禅棋(四绝)

山寺嚴嚴新雨后,吴地潇潇意正秋;
四方书生禅堂坐,纹枰敲玉声正幽。
                ——武汉大学 杨巍


题 云林桂香(四绝)

绰约婆娑断桥旁,嫩黄花蕊吐暗香;
琉璃净土何处是,来生买田在钱塘。
                   ——北京大学 张帆


云林棋禅雅会有感(七律)

潇潇秋雨润杭城,飒飒寒山大地宁;
八校名师临古刹,一方风水起纹枰。

胸藏妙手飞天落,心有灵犀过目明。
灵隐佛光滋众士,棋禅证道渡人生。

                    ——清华大学 尹志合

灵隐寺济公像
 

 

  济公活佛,宋朝降生凡间(浙江台州),姓李,名修元(修缘),游戏人间61年。

  济公不知拜谁为师,还是无师自通,精通象棋与围棋。宋孝宗时,他在杭州灵隐寺出家当和尚。灵隐寺附近,有一座冷泉亭,亭子不远处,就是百丈危崖,这危崖中段,有一个满深满大的石洞,因为里头住着一只千岁白猿,所以叫做「白猿洞」。白猿听懂人语,该洞又叫做「呼猿洞」。

  济公与这只白猿有缘,很快的就成为朋友。每次济公来到冷泉亭,就敲木鱼三下,那只白猿就会把牠在深山摘到的野果,拿来跟济公分享。济公试着教白猿象棋与围棋,没想到那家伙悟性极高,几年下来棋力高超,连济公这师父都快招架不住。

  有一天,临安袁知府来寺礼佛参访,问方丈:「贵宝剎有个呼猿洞,洞里那只千岁白猿会下棋,有没有这回事?」方丈说:「不瞒大人,那只白猿灵性颇高,真的会下棋,他有个师父,就是本寺的济颠。」

  袁知府是象棋和围棋国手,要试白猿的棋艺,跟着方丈、济公来到冷泉亭,济公敲了三下木鱼,白猿飞快跑到亭子来,坐在石桌等待下棋,姿态端正,表情正经,还真有点架势。

  双方第一回合是比象棋,知府架起当头炮,白猿跳起屏风马,你一将,我一军,杀得天昏地暗,说时迟那时快,不一会云消雾散,知府被闷宫,举白旗投降。

  第二回合当然比围棋,知府先下,起手就是有学问,来个先手无敌的「大角图」招法,没想到白猿没在怕,你一黑我一白,一路见招拆招,知府一点都没讨到便宜。杀到中盘末尾,还是难分难解。知府暗中叫苦,因为如果正常收官,必输半子。

  知府心想:「我二十年无敌手,国手不是干假的,今天输给这白毛小猴,实在倒霉!」暗暗叹了一口气。

  济公老早就看出知府大人的窘境,于是摸摸白猿的头,念出四句偈:

先手一着已多年,黑白盘中没后先;
今日天机殊太泄,有缘缘里殆无缘!

  白猿会意,收官手下留情,知府赢了半子,掌声四起,宾主尽欢。


供稿 | 觉亮
编辑|妙莲
摄影|一叶 觉亮等
责编|慧容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