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九月二十日 律宗高僧弘一法师诞辰纪念日
编辑:王华 日期:2019-10-18 11:14

   2019年10月18日(己亥农历九月二十) ,中国律宗高僧十一祖弘一法师诞辰日纪念。



  弘一法师,生于公元1880年农历九月二十日,1942年圆寂,法名“演音”,别号晚睛老人;生于天津,俗名李叔同,号息霜。著有《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南山律在家备览要略》等佛学著述及《护生画集》、作曲《三宝歌》等传世。被后人尊为律宗第十一代祖师。



  弘一大师是佛教历史上有着传奇经历的高僧,他出家前,在音乐、书法、绘画、诗词、书画、篆刻、戏曲、戏剧等艺术领域都有非常高的造诣,被世人称为天才才子。

  弘一法师出身官宦富家,父亲是虔诚的佛教居士,母亲慈惠开明。家庭虽然富庶,却不骄纵子女,家教严格,家中从小教导孩子惜福不可浪费,对法师后来的严于律己有很大的影响。



  弘一法师无论出家前还是出家后,做人做事都极为认真。对于内在精神升华的不断追求以及累世的度生愿力,令弘一法师在世人眼中看似绚烂的艺术教育生涯中毅然走入了佛门,将自己的后半生完全奉献给了能够升华生命引导众生解脱痛苦出离轮回的宇宙真理佛教事业,从此义无反顾,成为刻苦专研修持弘扬佛门律宗的一代高僧。


 

  1918年39岁的弘一,将一切书籍、字画等赠给好友、学生,将平生所雕金石封于西泠印社石壁中,于杭州大慈寺出家,投礼了悟法师为师。未久,于杭州灵隐寺受具足戒,法名演音,法号弘一。他曾自述:“灵隐寺是杭州规模最大的寺院,我一向是很欢喜的。我出家以后,曾到各处的大寺院看过,但是总没有像灵隐寺那么好!”



  在灵隐寺受戒期间,弘一法师的朋友马一浮为他送来《灵峰毘尼事义集要》与《宝华传戒正范》,都是关于戒学的典籍,令弘一法师非常感动。也正是在受戒的时候,弘一法师发愿以后要坚持学戒弘戒。几十年。弘一法师慨叹僧界为世所诟病者,皆以不守戒律之故,于是发愿毕生精研戒法,初学有部之律,其后专弘南山律宗。

  之后,弘一法师常居厦门南普陀及泉州承天、天元等寺。以戒行着称,立志复兴南山律宗,整理律宗著述,曾创设“南山律学院”。



  当时湛山寺倓虚法师,派人请弘一法师到青岛讲律弘法,弘一法师欣然答应。当得知湛山寺准备了隆重的接驾仪式,法师连忙约法三章:一、不为人师;二、不开欢迎会;三、不登报宣传。并更换了轮船班次,提前到了青岛。

  弘一法师到湛山寺没几天,应僧众的要求,开始开示和讲解律学,第一讲便是《律己》。湛山寺有个火头僧人, 以为弘一法师为一代高僧,必然前簇后拥,锦衣满身。一日,他乘弘一法师不在,走进弘一法师所住寮房,细察一番,只见床上是破旧衣服和被子,桌上是秃笔经书,简陋朴素已极,火头僧人终于明白弘一法师为何到处受人尊敬敬仰了。


 
 

  弘一法师善巧方便以书法书写华严经等大乘经典中佛经妙语结缘给世人。他书写佛经,一幅一行、一字一款、一笔一划、一章一印,都凝神静气,恭敬认真以求。法师的墨宝、诗词,人见人爱,历久不磨,他全身心以赴、认真仔细地进行创作,终使“字如其人”不少人因为珍爱法师书法,对法师墨宝中经文妙理有所感悟,最终皈依佛门。


 

  为了弘法方便,弘一法师发愿与弟子丰子恺制作《护生画集》。从总体策划到一画一诗的内容选择和书写,都斟酌再三,谨慎从事。甚至锌版因用时过长,字迹笔画变粗,他同样不肯依样由之,而是不惜时间与心力一一重新书写。创作《清凉歌》词的情形也极为相似,每一首歌词的构思写作、谱曲及其涵义的阐释,他都极为精心地创作,极为细微地指导。

  弘一法师出家前在艺术文化教育领域的成就为近代中国文化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出家后作为一代高僧,他的道德高尚,言行皆为众人楷模。他追求真理、热爱祖国,为了佛教事业全身心投入的奉献精神,以极高极严的标准律己、用言行一致的身教示人的自律精神,谦逊质朴、不务虚名的处世态度树立了佛学宗师典范。

  “不为自已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是《大方广佛华严经》中的一段偈文,弘一法师常书写赠与友人。“以戒为师”是弘一法师出家弘法时自始至终遵循的法则,律宗是佛教中着重实行的宗门之一,“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弘一法师以身体力行实践躬行为后世学人做出了杰出的榜样。



  原佛教协会会长的赵朴初写《弘一大师赞》,对弘一大师的礼赞,也是对弘一法师“天心月明”、 “悲欣交集”的最好诠释。

深悲早现茶花女,胜愿终成苦行僧,
无数奇珍供世眼,一轮明月耀天心。
——赵朴初



  弘一大师前半生身为一代文化领袖,后半生转身而成为依净律仪的灵魂导师,严持净戒、检朴度生、淡泊名利、八风不动,敦伦尽责地致力于对佛法的亲证和对世间的弘化,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精神震撼,一曲《三宝歌》,伴着大师的传奇一生,其精神力量不仅影响着百千佛子,更激荡着社会万千民众的心,其超然风范和经世的爱国主义情怀更成为那个时代及至今天华夏子孙心中的慧灯。

山月岭云 觉路空心
一代宗师 广启悲门



  不苟安、不放逸、不居功、不卸责,折射出弘一法师做为一代佛门高德以入世的态度工作、敦伦尽责;以出世的态度生活、厚德不居的超然风范和圆融精神,大师给我们展示出的正是一个无求品自高、无欲身刚健的经世品格。

  弘一法师做为律学宗师,持戒严谨可称为千秋佛子之楷模,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其步入佛门前后生活的巨大反差,一切细行躬勤慎谨、惜戒胜于惜生命。对于戒律,小乘约行、菩萨约心。对于在“迷”者,连是非对错都不能判断,怎能约心?

  在“行”的严格限定下,渐渐熏习成惯性。菩萨之行,都从心地利他而发,一切所行都是自在大用,都是善巧方便,而在“迷”者不知,徒由自己的不净心,种种纠缠诽薄,徒生妄计揣度。而大乘菩萨,于一切法早已解脱自在、但为慈念众生故,示现解脱方便,正如弘一律师为苦难众生而作出的榜样的示现。



编辑|妙莲
责编 | 文卿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