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感动中国十大动物之老汉乘狗拉轮椅上街卖糖葫芦
编辑:性恩行者 日期:2015-11-13 10:02

  “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潞城王光亮老人和他的“巴狗”作证。

  “巴狗”晚上也住屋内,要上厕所,它“请”老人开门;返回,“巴狗”撩腿关门。

  “巴狗”最爱吃肉,老人不让吃,它就不吃;老人放话,它则狼吞虎咽。

  老人61岁,双腿自膝部以下没有任何知觉。要上街卖糖葫芦、烤香肠,“巴狗”蹿到轮椅前,主动将头伸进项圈,拉起就走。

  你买老人的东西,“巴狗”一动不动;而如果你去看 “好看”,“巴狗”则会拼命扑过来。

  老人说:“这狗,最大的好处就是听话、懂事。”

  10月22日至23日,记者亲眼目睹了这段人狗情缘。

  王光亮和“巴狗”在一起已有3年多的日子。因公致残多年,王光亮原先一直靠手摇残疾车走街串巷做点小生意贴补家用。直到3年前,王光亮发现自己 年纪大了,已经无法摇着陪伴自己二十多年的那辆手摇残疾车继续从前的小生意。难道说,自己以后就真的成为一个百无一用的废人?王光亮伤透了脑筋。

  直到看到一期动物世界中 关于狗拉雪橇的节目,王光亮突发奇想,“狗能拉雪橇,为何就不能拉车呢?”王光亮开始调教自家一只母狗刚产的小崽,“狗很聪明,其实很好调教”:每日将狗 套上车子在自家院子里转悠,向它发出向左、向右、卧倒、慢点、前进的指令,做错了就拿棍子轻轻敲它一下。6个月过去,在王光亮的棍棒之下,“巴狗”成了他 最忠实的好朋友,“对自己的主人,它是又爱又怕。”  

  “尿快憋不住了,快给我开门”

  22日夜,老人睡得正香,一只毛茸茸的爪子伸向他的胳肢窝。见老人没有动静,“巴狗”急了,两腿搭到床上,舌头伸出老长,吧嗒吧嗒舔着老人的 脸。“噢,你这家伙,是不是又要出去屙尿呀?”老人伸手抓起床边的一根木棍。一只耳朵立着,一只半耷拉着,“巴狗”仔细盯着老人的动作,尾巴摇得像拨浪鼓 一样。木棍上有个小铁钩,靠着这个,老人将门轻轻钩开,门刚开了个小缝,“巴狗”就仿佛得了大赦,哧溜一下钻到门外。“哗”,院角的厕所里响起“巴狗”酣 畅淋漓的撒尿声。

  一阵夜风轻轻拂过,“巴狗”回到屋中,撩起后腿将门合上,跑到老人床前。老人鼾声又起,“巴狗”扑拉扑拉摇了会儿尾巴,悄悄卧下。眯上一会儿, 突然神经质似的站起,支棱着耳朵看看窗外动静,然后又悄悄卧倒。整整一夜,同样的动作“巴狗”重复了十多次。“呵呵,狗就这样,睡觉也睁着一只眼睛,支棱 着一只耳朵”,对于“巴狗”的种种举动,老人习以为常。

  在他们租住的院子里,白天怕它伤人,“巴狗”一直被铁链拴着,夜晚大门关后,整个院子都是“巴狗”自由活动的天地,但“巴狗”就是喜欢和老人在 一块呆着。屋里五张床,分别睡着老人和他的女儿、外甥等,老人的床在门边,除去这张床,“巴狗”谁的床前也不去,“等着我半夜给它开门上厕所去呢”。“没 良心的家伙”,每每想到这个,老人的大女儿就很有“意见”,“它每天吃的食都是我从饭店泔水里拣回来的,每次也都是我喂它,可它对我就是没有对老人亲。”

  “小狗拉大车,我能行”

  清晨7时,老人该起床了,“巴狗”开始撒着欢满屋子乱窜。看着老人穿上衣服,“巴狗”冲出屋外,蹬腿,伸腰,对着太阳轻吠两声,啪嗒啪嗒跑到食 盆前一通狼吞虎咽。食盆很快见底,从傍晚到清晨这个时候,身长二尺半、高一尺五的“巴狗”要吞下满满一食盆大概四五斤的食物,再喝掉半盆清水。与他同龄的 同种狗,身高、身长都比他大得多,但食量还不及他一半。“吃饱了要干体力活呢”,看着“巴狗”,老人满眼爱怜。

  8时30分,王光亮的大女儿将老人的轮椅车推到屋门口。扶着墙,老人一下将膝盖跨到车上,一挪一挪坐稳当,女儿将车推到院中,在车上挂一串糖葫 芦,挂上一小罐煤气,搬上一小箱用竹棍穿好的香肠……一切收拾停当,老人抓起铁链“哗啦啦”抖抖,“巴狗”一个箭步蹿到车前,主动将头伸进项圈。上脖套、 系肚兜、嘴上套上丝笼,“巴狗”的一身行头和一个拉车的小毛驴全无异样,拉着老人和他的用具缓步走出院门——院门不大,两侧轮胎距墙体也就一个拳头的间 隙,“巴狗”拉着车子轻松穿过。

  门外是一段土路,沟沟坎坎不断,“巴狗”绷紧身子,两条前腿使劲蹬地,头拼命向前冲快要埋到地下,整个身子窝成弓形,老人也使劲摇车助 势……10分钟后,一人一狗共同努力下,车子终于冲出这段600多米的土路,踏上柏油马路。“巴狗”立刻四蹄腾空撒腿猛跑,“‘巴狗’慢点,‘巴狗’慢 点”,老人不时吆喝着。

  “这小东西,跑起来劲可大呢。”老人说,他有时想到长治看看,或是回自己村里转转,都是“巴狗”拉着他去。从潞城到长治,或是回老汉的原籍辛安 泉镇潞河村都是40多里路,“巴狗”拉着他,去长治不到两个小时就到,回村里得将近3个小时,“回村的路坡多路陡,2005年‘巴狗’第一次拉着我进城 时,路上的人都给惊呆了。”

  “我家的东西,不能只看不买”

  上午9时,像往常一样,老人和狗出现在潞城中华西街金桥市场的大门口。停下车子,支起烤箱,老人开始张罗自己的生意:一根烤香肠,进价6角3分,加上煤气、调料等的开支,每卖一根能挣,不到2角钱;糖葫芦进价3角,卖价5角,每支也就2角钱的利润。老人以此为生。

  生意不是太好,一天下来满打满算也就10来块的收入。老人坐在车上,一声不吭,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一根根吸着烟。“巴狗”就卧在脚下,用警醒的眼神看着四周。周围的摊主说,自打这位老人和狗在这里摆上摊子,小偷轻易不敢光顾这个市场,“那狗凶着呢。”

  生意有一搭没一搭地上门,“巴狗”抬头看看,见来人把钱放下,拿走烤肠或是糖葫芦,一动不动。而更多过来的,是因为听说这里有个狗会拉车过来看 稀奇的,“你看那狗,啧啧啧!”对这些不买东西过来逛悠的人,“巴狗”很不客气,“ ……”一声沉沉的低音过后,“巴狗”猛地蹿起,目露凶光,拼命想要扑向来人,身上拴着的铁链抖得哗啦作响。“‘巴狗’,趴下”,老人见状连忙喝止,一边笑 着向来人解释,“我这狗,日怪得很,看见别人站在摊子前不买东西它就要咬人家。”来人有点不信,掏出1元钱买了根烤肠,果然,“巴狗”还真不叫了。

  老人笑着告诉记者,除去讨厌不买东西的人站在摊前,“巴狗”还特别讨厌人们议论它。记者对老人采访过程中,只要老人稍不留意,“巴狗”就会对着记者狂吠不已,张牙舞爪着想往记者身上扑。但,无论它心里有多大的怨气,只要老人呵斥一声,“巴狗”立刻悻悻然卧到地上。

  “这狗,最大的好处就是听话、懂事”,老人说,即便别人给它肉吃,只要老人不让它吃它就不吃,附近有个肉铺老板曾经做过几次试验,屡次试验它都 没吃。果然,记者连续买了好几根香肠喂它,尽管一副跃然欲试的样子,但老人不让吃时它坚决不吃;而在获得老人准许后,“巴狗”立刻就会像饿狼一样将香肠囫 囵吞下。  

  “在潞城的狗江湖,我不怕挑衅”

  下午6时,该收摊了,上脖套、系肚兜,一番准备工作之后,一人一狗踏上回家之路。至此,已经整整过去9个多小时,“巴狗”没有上过一回厕所。“摆摊的地方可不敢给人家随地大小便,否则人家市场的工作人员就会讨厌我们了,”对于“巴狗”的配合,老人很是满意。

  回家的路该怎么走,根本不用老人教它,“巴狗”拉着老人一路狂奔。只是,每跑一段“巴狗”就会使劲冲向路边,对着树撒泡热尿,再在周边草地里嗅嗅味道,“它这是在告诉周围的狗它来过了。”

  车从大街走过,拐向老人居住的小巷。突然,从各家院子里冲出十多条狗,或大或小,对着“巴狗”齐声狂吠。即便“巴狗”已经走过,这十多条狗依然 跟在后面不依不饶。“这些狗中,有不少吃过‘巴狗’的亏”,老人说,刚从乡下搬来的时候,许多城里狗想欺负这只“山里狗”,不承想都被咬得惨败而归。

  对于这些手下败将,“巴狗”本不屑搭理,看这些狗咄咄逼人狂吠不止,“巴狗”突然止步,回头朝着狗群龇开牙齿。见状,狗群立即轰然作鸟兽散。据 老人介绍,“巴狗”已经咬败过几十只想要挑衅的同类,其中不乏4只体型比它大许多的大狼狗,在潞城的“狗江湖”中确立了不可动摇的霸主地位。(来源:山西晚报 记者李建军)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