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 | “东土小释迦”天台祖师智者大师
编辑:王华 日期:2019-12-19 14:41

 

智者大师法相

  智顗广智者大师弘教法,创五时八教的判教方法,创建天台宗的思想体系。他成为中国佛教宗派史上第一个宗派--天台宗的始祖,也是实际的创始者。智顗晚年居住天台山,故称为天台宗。因以《法华经》为主要教义根据,故亦称法华宗。他强调止观双修的原则,发明一心三观、圆融三谛、一念三千的道理。2019年12月19日(农历十一月二十四),为天台祖师智者大师圆寂纪念日。



  大师誉为“东土小释迦”,毕生以内证三谛圆融之妙止观,外弘菩萨戒藏、说法、修忏、放生、普劝念佛、施鬼神食为志。
 
  大师尝读诵《妙法莲华经》,至药王菩萨本事品,燃身供佛分之“是真精进,是名真法供养如来”时,寂然入定,亲睹“灵山一会俨然未散”。
 
  其师南岳慧思印可曰:“此境非汝莫证、非我莫识,此是旋陀罗尼前方便,此后满阎浮提说法人中,无有胜汝者。”
 
  台教远绍龙树菩萨为天台初祖,北齐慧文为二祖、南岳慧思为三祖、智者本人为四祖。著作有天台三大部,即“教藏”《法华玄义》《法华文句》“证藏”《摩诃止观》等四部止观。



智者大师生平

  智顗(yǐ)大师(538—597),世称“智者大师”或“天台大师”,在中国素有“东土释迦”的尊号。智者大师一生力弘法华精神及龙树菩萨教学,并以中国独特的形式加以体系化。

  他所提出的“五时八教”,综合佛陀的教法思想和经典内容,在判释经教上被视为最具代表性而奠定天台宗教观基础,发明“一念三千,三谛圆融”的思想,成立天台宗的思想体系。

  此外,智者大师修正南方“轻禅重讲”与北方“轻讲重禅”的弊病,倡遵“教观双运”、“解行并进”的教学,独创依禅观而修行的止观法门,消溶中国几百年来南北方佛教的偏颇。

  由于他博识善辩,深达禅观,陈、隋两朝都对他相当尊重,陈宣帝甚且敬称他为“佛法雄杰,时匠所宗,训兼道俗,国之望也。”



  智者大师将印度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之儒、道相融合,创立了中国佛教宗派史上第一个宗派——天台宗。天台宗是以法师晚年所居天台山而命名,又因以《法华经》为主要教义根据,故亦称法华宗。
 
  在传承系谱上,尊龙树菩萨为初祖,以北齐慧文大师为二祖,慧思禅师为三祖,智者大师是四祖。自智者大师以来,代代相传。隋开皇十七年十一月廿四日,智者大师坐化,世寿六十,僧腊四十二。
 
  智者大师所创立的天台宗,在他圆寂后千百年间,远播朝鲜半岛、日本和东南亚地区,形成了中韩日三国佛教黄金纽带的中枢,其影响涉及宗教、哲学、政治、文化、艺术等各个方面,成为中国传统文化重要组成部分和对外交流的重要载体。



祥瑞降诞 宿植德本

  智者大师字德安,俗姓陈,生于梁武帝大同四年(西元五三八)。祖籍颍川(河南许昌),后迁移到荆州(湖南)华容县。父亲陈起祖,为益阳县的散骑将军,骁勇善战,博通经传;母亲徐氏,勤修齐戒。
 
  徐氏怀孕时,曾梦见五彩烟云氤氲回绕怀中,徐氏正拟挥散之际,却闻人道:“宿世因缘,寄托王道,福德自至,何以去之?”并且三次梦见口吞白鼠,于是心生怪异,便请人占卜,卜师表示此为白龙降诞的徵兆。
 
  智者大师出生的夜晚,满室洞达荧煌,毫光照彻四邻。陈家上下无不欢喜踊跃,正待杀猪宰羊以示庆贺时,灶火却无端熄灭,屡次不成,全家正感到纳闷时,两位僧人忽然扣门而入,表示:“善哉!儿德所熏,必出家矣。”言毕随即消失,在场宾客莫不啧啧称奇。由于智者大师的出生充满祥瑞之相,街坊邻居遂称他为“王道”或“光道”。
 
  智者大师善根启发甚早,自幼即合掌而眠,并且面西端坐。长大后,每见佛像则顶礼膜拜,遇出家人则恭敬仪止。七岁时,智者大师常常前往寺院道场,师父见他才情殊特,便口授《普门品》,才教一遍,智者大师已能背诵。



  十五岁那年,因逢梁末兵乱,亲属分散流离,智者大师深感荣华富贵难以长久,别离之苦转身易及,便在长沙的佛前发大愿心:“志愿出家修道,以荷担如来正法为已任。”
 
  诚心所感,当夜梦见佛像飞至家中庭院,伸出金色手臂为智者大师摩顶三遍,此后智者大师更觉厌离家牢。次日,智者大师雕刻檀木佛像一尊,早晚课诵礼拜,精进不断。
 
  一回,智者大师诚心礼拜时,竟然见到一座滨临大海的巍峨高山,山上有位僧人招手相唤,刹那间伸出手臂到山麓,接引智者大师进入一座寺院。
 
  智者大师看到自己所造的佛像端奉大殿之内,不禁百感交集,涕泣而下,向佛发愿,愿学得三世佛法,广开法筵。伸长手臂的僧人指着佛像告诉智者大师说:“你应该居住在此,并且在此终老。”智者大师醒后,只觉自己对佛伏拜,心中既悲亦喜,于是更加勤行精进。

  后遭双亲往生的智者大师,服丧之后,便向兄长告别,寻师访道而去。



因缘所成 同听法华
 
  智者大师离家后,北度到硖州投靠舅父。十八岁那年,礼湘洲果愿寺沙门法绪法师出家,学习十戒道品律仪,后又到北方慧旷律师处学律。二十岁受具足大戒。
 
  其间,智者大师曾到大贤山诵读《法华经》、《无量义经》、《普贤观经》等,才二十余日便能究竟其义。
 
  同时,又进修方等,忏心净行,常感得胜相现前,此后,身心便觉融畅清净,日中舒爽轻利。受具足戒后,精研律藏,常在禅悦法喜之中。
 
  智者大师求法心切,却苦于江东之地无良师可请益,而听说南岳慧思禅师南下光州大苏山,于是甘冒陈齐边境刀兵之险,在陈天嘉元年(公元506)来到慧思禅师座下。
 
  甫顶礼毕,慧思禅师便说:“昔在灵山同听《法华》,宿缘所追,今复来矣。”接着为他开示普贤道场,讲四安乐行。


 

  智者大师遂在此修法华三昧,晨昏精进。如此经过三日夜,在诵到《药王品》“是真精进,是名真法供养”时,智者大师顿感身心寂静,豁然入定,亲见灵山一会,证入法华三昧。得慧思禅师印可后,慧思禅师更为他开演教法。

  开悟后的智者大师,身心焕然,有如华开,慧思禅师因而叹言:“非尔弗感,非我莫识。此法华三昧前方便也。”

  从此,慧思禅师便常命智顗开设讲筵,智者大师亦不负所望,辩若悬河,舒卷之际,条理自存,听讲者无不信服。

判释经教 安居天台

  陈废帝光大元年(公元567),智者大师三十岁,在慧思禅师游岳后,智者大师便率领法喜等三十余人前往陈都金陵(今南京)弘传禅法。

  不久,受请移驻瓦官寺,这期间,智者大师开讲《法华》经题,树立新的宗义,判释经教,奠定天台宗教观双美的基础。著名的“九旬谈妙”,也是在这个时候。

  智者大师在瓦官寺停留八年,除了讲说《法华》经题,另讲说《大智度论》、《次第禅门》等,并且撰写对后学影响颇巨的《六妙门》。

  当时的高官显要,如金紫光禄王固、侍中孔焕、仆射周弘正、徐陵、尚书毛喜等人,都对智者大师相当尊重,也时常前往瓦官寺听闻佛法。甚至江南一带的法师大德,也率众前来问道参禅,法席之盛,空前未有。



  一日,智者大师在定中见山岩峻崖,重重叠嶂,顷碧汪洋紧临其旁,一位僧人摇手相唤。
 
  大师出定后,将入定所见告诉徒众,得知该山是会稽天台山,也是圣贤所住之地,不久便与慧辩法师等二十人,踏上南寻之旅。
 
  陈太建七年(公元575)九月,智者大师离开金陵,来到天台山与定光和尚相遇。和尚问智者大师,是否记得当年山头摇手相唤之事?大师惊异之余,恍然明白前梦乃是有所因缘,因而感应相通。
 
  谈论之间,钟声响彻满山,和尚表示钟声为召集有缘人而响,因此建议智者大师驻足于此。
 
  于是智者大师在定光和尚居住之北寻得一块胜地,在此创建草庵,种植松果。太建九年,帝敕赐“修禅寺”之号,率后妃从智者大师受菩萨戒。



帝王请法 道成返乡

  智者大师德业日隆,受陈后主七番请法后,于至德三年(公元585)再度前往金陵,挂锡灵曜寺,于太极殿开讲《大智度论》、《仁王般若经》等,当时名僧如慧旷法师、慧辩法师、慧暅法师等,都往赴盛会。
 
  移锡光宅寺后,讲说《法华经》,由弟子灌顶法师随侍记录成《法华文句》,此后智者大师所讲经义,皆由灌顶法师录成书。
 
  当时,陈后主为提升佛教素质,心生检檄僧尼之意,朝中大臣商议,以为考檄落第者,宜停止修道。
 
  智者大师得知,立即上表劝诫:“调达诵六万象经,不免地狱;磐特诵一行偈,犹罗汉果。笃论道也,岂關多诵!”于是后主停止搜揀。智者大师一言,使千万僧伽得以安心办道,闻者莫不感佩。
 
  陈朝灭亡后,智者大师率门人亡出金陵,栖止庐山。
 
  隋开皇十一年(公元591),晋王杨广(汤帝)深为仰慕大师,派遣侍者三番礼请。



  大师见其恳切,遂于是年十一月前往扬州设无遮大会,并为杨广授菩萨戒,取法名为“总持”。杨广也谦恭礼敬:“大师禅慧内融,道之法泽,轧奉名为智者。”“智者大师”的尊号便是由此而来,时年五十四。

  智者大师停留在扬州期间,度众无数,所获布施供养之物,多达六十余种,全数回施悲敬双田,祈愿国家昌盛,福德繁增。

  五十六岁那年(开皇十三年),智者大师回到故乡荆州,在当阳县玉泉山创立玉泉寺,开演《法华玄义》,次年说《摩诃止观》,天台三大部,于焉完成。



悠然舍报 教观双擎

  智者大师于开皇十六年(公元596)启程返回天台山,其间履行忏法,更发誓愿:“若于三宝有益,当限此余年;若其徒生,愿速从化。”
 
  不久便告知徒众,世缘将尽,并嘱咐弟子在坟墓外另立白塔,愿瞻礼者发菩提心。仍为大众讲授《观心论》,并且积极设计寺院的蓝图。
 
  不久,智者大师病倒,吩咐弟子智越法师前往石城寺洒扫,他将于彼处之佛前命终;待他命终后,将其衣钵具等分为二分,一分供奉弥勒菩萨,一份拟作羯磨。然后敷床于东壁,面向西方,专心持念弥陀及观音圣号。



  开皇十七年(公元597)十一月,智者大师果于大石像前端身正坐,如入禅定,安详示寂,春秋六十,戒腊四十。后周世宗追谥“法空宝觉尊者”,南宋宁宗庆元三年加谥“灵慧大师”。
 
  晋王杨广为追悼恩师,铺设千僧齐,兴工建筑未竟之寺院,初名天台寺,隋大业元年(公元605)赐额“国清寺”,后来成为天台宗根本道场。
 
  智者大师驻赐天台山期间,以讲授《法华经》为主,故天台宗又称为法华宗。



  他的三谛圆融、一心三观、六即佛、一念三千等教义,开出中国佛教思想的灿烂花朵,而五时八教释判佛陀一生弘化的教法,更成为中国佛教判教的主要思想。



  智者大师弘化三十余年,建寺三十六所,度僧无数,传业弟子三十二名,著名者有灌顶法师、智趣法师、智璪法师等。

  其中,灌顶法师笔录智者大师大部分的著作,如《小止观》、《释禅波罗密》、《法华三昧行》等数十种,其中,尤以《法华经玄义》、《法华经文句》、《摩诃止观》最为宏要,世称“天台三大部”,面《观间玄义》、《观间义疏》、《金光明经玄义》、《金光明经文句》、《观无量寿佛经疏》则称为“天台五小部”。



  智者大师在其著述中建立天台宗行解的规范,力倡定慧双修、止观相成、教向与观心并行,化解南北偏废之争,形成天台宗教观双美的特点,树立中国独特的天台教学,成为中国天台宗的祖师。



编辑|妙莲
责编|慧容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