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照 | 心与佛相应 方获大加持
编辑:西行者 日期:2020-07-27 09:47

640.jpeg


  很多学佛人,对加持的理解有误,仅仅将加持理解为保佑,以为自己的命运是由佛菩萨掌控的,自己只是个承受体而已。这种认识是错误的。


  加持力用现代的名词来解释应该是,自己为了完成一件事情或者是为了更好地完成一件事情(自己目前做不到或者是有困难的,需要外力帮助),请求外界一切有能力的“人”,给予的一种安全,或者说是受保护的帮助力量。通过这个力量(加持力)的帮助,使得被加持的人能够超能力地发挥自己的能力,实现做到自己需要做到的事情。


  加持力的获得,不单来自于佛法僧三宝,更主要是来源于你自己!自己的信心和行持,才是决定三宝所加能否受用的关键。只有诸佛菩萨和出家人慈悲之“加”,无有自己虔信之“持”,三宝的加持是很难得到的。


640-1.jpeg

  加持源于对佛法僧三宝的信心


  佛法僧宝似雪山,虔诚之心如太阳,

  加持甘露方可流,切记精培虔诚心。


  如只有佛法僧三宝,弟子没有虔诚之心,加持的甘露无法流注。古德教言:“佛的悲心如钩,自己的信心如圈,没有信心的圈圈,加持力是得不到的。故加持力来自于信心,信心有多大,加持力就有多大”。


  加持如雨,信心如器,

  雨无分别,万物普润;

  器有大小,获量不同。


  同理,佛之慈悲,平等无二,欲获加持,必备大器,即具大信心也。历代大德,皆因对佛法僧三宝坚定不移的信心,方获强而有力的加持,成就道果矣。


  加持源于自心与三宝的相应


  欲获加持,必须使自己的心性与三宝相应,相应的程度决定加持力的大小。


  诸佛菩萨之心,是慈悲利他的,而我们的心却充满贪瞋痴三毒;诸佛菩萨是一切为众生,我们却是一切为自己;诸佛菩萨之心,是慈善柔软的,而我们的心却充满瞋恼……,诸佛菩萨所加之善法,不能融入自心,也就无法与其相应,怎能得到加持呢?


  故欲获加持,必须从自心上下功夫!少一份瞋心,多一份悲心,就多一份相应;少一份自私心,多一份利他心,就多一份加持,如能以慈心、悲心、菩提之心,虔诚祈请,三宝的加持就会源源不断而来。


  加持源于自己的依教奉行


  加持之源,即依教而行持。三宝之加,如阳光普照,自己不持,似避入暗室,无法享受阳光的光明和温暖。只求“加”己不“持”,如求医除病,医生再高明,所开灵丹妙药,病者不遵医嘱服用,病难痊愈也。


  譬如:有善知识垂加我们深明因果、不堕三途之善法,如不依善知识之教而行持,仍造恶道之因,就难免三途苦报。因果非三宝所加,非神明所赐,是宇宙的自然规律。故在至公至正的因果面前,是无情面可讲、无后门可走的。自己种下恶种,再去请三宝加持得善果,这是不可能的。


  三宝加持我们的是忏悔等善法。故欲获善果,就要依教奉行,发善心、行善事、做善人矣。


(1)欲求加持病愈延寿者:

  就要依师之教,深信因果,慈心不杀,放生茹素,诚心忏悔。如只求有“加”,无尊教之行,依然杀生造恶,加持难以得到,病也难以痊愈。


(2)欲求加持迁除魔障者:

  首要了知心魔招外魔之理,欲迁外魔,先除心魔至为重要。故在祈请三宝慈悲加持的同时,自己应于所缘众生视为往昔父母,升起猛力悲心。切莫瞋怨外境,以瞋心念诵猛咒以行降伏,如此只会令外魔越伏越多。若依经教而修,放下执著,放大心量,广行布施,发菩提心,定能消除违缘,远离魔障。


(3)欲求加持消灾免难者:

  须知解灾解难先解怨,大安大乐先大心。一个满腹瞋怨、三毒充盈、心胸狭小之人,犹如装满毒药和大便的瓶子,三宝慈悲加持的甘露是无法注入的,灾难也是难免的。古人云:“祸福无门,唯人自招”。


(4)欲求加持福禄晋升者:

  在祈请三宝加护的同时,自己必须广行布施、供养三宝、培福行善。努力完善自己的德行,否则加持力也是得不到的。一个信根微弱、悭贪吝啬、不孝父母、不敬师长、不仁不义、没有德行之人,即使凭夙世善因,获得高官厚禄,也难长久。或灾难突降、或患病夭亡……


  古往今来,案例甚多。袁了凡、俞净公改过迁善、转困增福、消灾延寿的实例,不妨效学。


  以坚定明彻的信心,正确对待加持


  世人都希冀于顺,多视顺为三宝加持。岂不知一切顺逆之境,皆是三宝的加持。古德云:“舒舒服服消不了业”。所以,三宝的加持,并非只表现在让你顺顺利利、舒舒服服,不顺和的逆境,恰恰正是三宝加护我们重业轻报、长业短报、夙业速消的体现。历代的祖师为成就弟子赐予的加持,多为苦行和逆境。


  三宝的加持,是以对我们真正有利、长久有利、累世有利为目的的。所以,只要对三宝有坚定明彻的信心,一切顺逆境界都是有利的加持,是三宝赐予我们的宝贵资粮。


  愿您能正确认识和对待加持,万万不可只重“加”,不重“持”。如果你遇上逆缘,反而以为三宝不慈悲加持,徒增诽谤三宝之罪。


  虔敬而至诚 心与佛相应

  依教而奉行 方获大加持


  附:《俞净意公遇灶神记》白话


640-3.jpeg

  明朝嘉靖年间,江西有位俞公,名都,字良臣。他少年时就博学多才,十八岁中了秀才,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按正常命理推算,俞公从小就聪明过人,前途无量。


  到了壮年时,因家中清贫,他就在私塾教学生,教书之余,和十几个同学结成「文昌社」,按《文昌帝君阴骘文》行善积德,大家一起惜字、放生、戒淫、戒杀,戒口过,这样做了许多年。


  俞公壮年时,家中灾祸接踵而至。他曾前后考试七次,屡考不中,名落孙山。生了五个儿子,四个因病夭折。第三个儿子很聪明,左脚底下长有两颗痣,夫妻对这个儿子疼爱有加。可惜,这个儿子八岁时在外面玩耍而失踪,从此不知去向,生四个女儿,也只剩下一个。


  这样的家庭悲剧,导致妻子因极度思念儿女而哭瞎了双眼。俞公几十年来一直不得志,家境越来越困难,前途渺茫,却很凄惨,经过这么多挫折,俞公青年时对人生美好的憧憬完全破灭了。他自己反省:我是个读书人,有聪明才智,又一直行善积德,并没有多大的过失,为何老天如此不公平,对我这样严厉的惩罚,天理何在?


  年过四十之后,每年腊月三十祭灶神时,他都亲自写一篇疏文,祷告灶神,请求代为传达给上天,这样做了几年,也毫无感应。到四十七岁时的大年三十,这位不得志的家庭格外清冷。按传统,旧历除夕家家户户过大年,充满节日喜庆的气氛,然而俞公家中冷冷清清,他与瞎眼的妻子和一个病女儿,在昏暗的屋子里无言相对,看到别人家团园美满而自己家这样凄凉,不免触景伤情,心中十分忧伤。


  一家三口正在感伤时,忽然听到一阵敲门声,俞公拿着蜡烛去开门,看见来人身穿黑衣,顶结方巾,胡子和头发半苍白。此人作揖后坐了下来,说:「我姓张,从远道而来,因为听到你家中有哀叹声而特地前来安慰。」


  俞公觉得此人气质不凡,就对他格外恭敬,两人便交谈起来。俞公说:「我这一生读书,积德行善,可是如今不仅功名无成,还落得妻儿不全,生了九个孩子,只剩一个女儿,妻子也因伤心过度而把眼睛哭瞎了,现在我家连基本生活都难以维持。」俞公还把每年除夕所写的疏文念给张公听。


  张公说:「你的家事我早就知道了。你的问题是意念为恶太重,专在外表上求虚名,而且疏文之中充满怨天尤人的语气,对天地多有亵渎,恐怕惩罚还不止如此!」


  张公这句「意念为恶太重,专务虚名」,直接点中俞公三十年来人生失败的原因。


  俞公大吃一惊地说:「我听说冥冥之中哪怕是丝毫善行,上天也必定记录在案,我这三十年来发誓行善,对文昌社的规条一直遵守奉行,难道这一切用一个专务虚名就能全盘否定吗?」


  张公见他还看不到自己的过失,就针锋相对,直接揭露他内心的毛病,针对他惜字,放生等•••••••问题一一对证。


  先看第一条:惜字。

  张公说:「你的学生和朋友们,经常用旧书糊窗户,包东西,甚至拿来擦桌子,用完后借口不能玷污,随即用火烧掉。你每天都亲眼所见,没有告诫过一句。只是在路上偶然碰到字纸,拾回来用火烧掉,有什么用呢?」


  再看第二条:放生。

  张公说:「文昌社每个月放生,你只是随波逐流,跟着别人转,假如别人不去,你也就不做了,其实慈悲心并未由衷发起。


  「你戒杀也是嘴上说说而已,并没有爱护生命的真实善心,你家也吃虾蟹之类的动物,难道它们不是生命吗?它们在跕板上被杀,在油锅里被煎,难道就没有痛苦吗?你是外放生,内杀生,戒杀的誓言清净吗?」


  再看第三条:戒口过。

  「戒口过」就是戒妄语,绮语,两舌,恶口。张公接着说:「就戒口过这一条来说:你语言敏捷巧妙,听者往往为你倾倒。你说话时也自知有伤厚道,但在朋友之间说笑习惯了,随随便便就冷嘲热讽,无法尅制,舌头像刀锋一样刻薄,时时处处触怒鬼神,你每天所犯的口过记录下来不知有多少,而你不但不知反省,居然还以厚道自居,你这是欺骗谁呢?难道你能欺骗上天吗?


  再看第四条:戒邪淫。

  「你虽无邪淫的事实,却有邪淫之心,你见到人家的女子貌美,就目不转睛的盯着看,心神荡漾,无法排遣,只不过是没有邪的因缘凑合而已。」


  「你自己反观一下,如果身临其境,美女投怀送抱,你能坐怀不乱吗?而你竟敢说自己终身没有邪色,这一点能在天地鬼神面前鉴定是非真假吗?你发誓遵守的规条尚且做得如此不勘,何况其它规条之外的行为,就更不用说了。」


  张公接下来又说:「你每年所焚的疏文,都已原原本本滙报到天上,上帝特意派遣日游使者观察你的善恶,可是多年以来,你没有一件真实的善行可记。只见你在私居独处时,心中的贪念,淫念、嫉妒念、自以为是而轻慢别人的念头、恩仇报复的念头太多太多,恶念多的不可记数。」


  张公又说:「福报来自善心,灾祸由恶心召感,这么多的意念为恶在你的心中已经成性,上天的记录已经有很多,以后对你的惩罚还会日益严厉,你逃避灾祸都来不及了,凴什么希求获得福报呢?」


  俞公又惊又怕,全身颤抖,跪在地上流泪说:「您既然知道冥冥之中的事,必定是神仙,求您救救我!」


  张公的一席话犹如霹雳,猛然惊醒了俞公,为什么他三十年来一直自欺呢?就是不懂因果,愚昧无知,以前他根本就不认识人生的道理,不懂因果关系的可怕,自己的意念为恶那么严重,他觉察不到,还以为自己做的很好,没有找到自己的病根,一味埋怨上天,他的无知导致了他三十年凄惨的境遇,但是他是可以改过的人,张公看他可以教化,就教给他改过的方法。


  张公说:「你读圣贤书明白道理,也知道要学好,以善为乐。当你听到劝善之语,内心也很激动,见人行善时,内心也深受鼓舞,也想做好人,但是你的毛病是事情一过就忘,信根本来就不深,恒心也就不稳固,因此你三十年的善言善行都落于表面,没有一件事真正落到实处。」


  张公又评论他的恶。「你内心充满了各种恶心此起彼伏,终日摆脱不了,贪心,瞋心时时挂在心头,你的心地如此恶劣,却还责备上天不为你降褔,就好像你种了满地荆棘,却还痴痴盼望得到丰收的果实,天底下会有这种事吗?无因想求果,太荒谬了吧!你从今以后,要好好看着自己的心,凡有贪淫的,不好的念头,见它生起,马上消灭,把心底的恶念消灭的干干净净,一心只想到行善。有力量能做的善事,就要不求回报,不求名利,不论事情大小,都要一心投入,不夹杂一点虚伪,老实去完成。如果自己做不到的善事,内心也不能失去善心,一定要让自己的善心圆满。」


  张公又接着说:「第一要有忍耐心,做善事有时会有困难,不能忍耐就无法完成。第二要有永远心,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如何圆满善业,如果具足这两种心,再大再难的善法也能圆满。做善事时切忌不可懒惰,要勤奋努力,不可自欺,如果能坚持久久做起,日久功深,自然会有意想不到的果报。你们家对我伺奉的非常虔诚恭敬,为了报答你,我把这个道理讲给你听,你要好自为之,尽快努力,还可挽回天意。」张公说完,就往俞公家的屋里走去,俞公起身跟随,张公走到灶下,忽然不见。俞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张公是司命的灶神。


  当知道来者是灶神后,俞公虔诚的烧香,磕头,万分的感谢。第二天是大年初一,他决定重新做人,于是向天地礼拜、祈祷并发誓,一定要改正自己的过失,他把自己的号改为「净意道人」,改过自新的过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很艰难。他在家中供奉的观音菩萨像前,不断的磕头,磕的头都流血了,又虔诚的发誓,今后一定善念真纯,努力精进,如果还是宽恕自己,就永远堕地狱。他每天早晨,虔诚念诵大悲观世音菩萨名号一百声,以祈求菩萨在冥冥加持,所以,他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个行为,每动一个念头,都好像鬼神在一旁监视他,不敢有丝毫自欺和放逸。凡是有利人的事,不管大小,有空没空,别人知道不知道,力量够不够,凡是善法他都欢喜去做,直到做好为止。


  在每个月的最后一天,俞公记下一个月的所在所言,在灶神前写下疏文,向灶神报告。这样过来三年,俞公彻底改变了自己,满腔的意念为恶变成万善相随,真是不可思议!


  三年后的万历二年,俞公五十岁,国家举行会试。担任主考官的人是个宰相叫张居正(明朝大政治家),想在同乡中为孩子选一位品学兼优的老师,这时人们都一致推荐俞公。


  原先的俞公一直穷困潦倒、不得志,现在他诚心自省并积极行善,获得大家的推崇,竟然被宰相聘请到京城做老师。于是俞公带着全家从江西向下进了京城,做了宰相公子的老师,一般人会认为是运气好,岂不知冥冥中以福德力的感召,命运天天都在转变。


  张宰相尊敬俞公的道德,便替他报名入了国子监。又过了两年,俞公乡试中举,第二年又中了进士。有一天俞公去见内监杨公,主人叫孩子出来拜见客人,这些孩子都是杨公从各地找来的养子,为了老年有个依靠。其中有个十六岁的孩子,俞公觉得特别面熟,就问:「你老家在哪里?」


  孩子回答:「我是江佑人,记得小时后在外面玩耍时,误上了别人的粮船,离开了家乡。」俞公再问这孩子的姓氏及家乡的情景,孩子说自己姓俞,说完自己依稀记得的家乡景象后,俞公发现竟然和自己以前的住处十分相似。俞公非常吃惊,就让孩子脱下左脚的鞋子,发现他的左脚底下竟有两颗明显的痣,便激动的喊道:「这是我的孩子,大声的喊叫,我的儿呀!」杨公也很震惊,真是天意,怎么会如此巧合?于是把孩子还给俞公,让他跟俞公回家。


  这时的俞公,已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都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还一路跑回家,喊着夫人的名字。母子见面痛哭失声,母亲抚摸孩子,欢喜的流下了血泪,孩子也哭了,他孝顺的捧着母亲的脸,用舌头舔母亲的眼睛,这时,奇迹出现了,老夫人竟然双眼复明,于是全家团聚,重享天伦之乐。


  俞公悲喜交集,从此辞官不做,返回家乡,俞公返乡后,比以前更加行善,他的儿子成家后连生七子,各个学业出众,孝顺无比继承书香门第。


  俞公亲自写下了遇到灶神以及亲身改过的事迹,以此训导子孙,他晚年快乐无忧,健康长夀,一直活到八十八岁。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