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识 | 佛教与花之缘——花与诗⑥
编辑:王华 日期:2020-01-22 14:39

 

  《毛诗·序》说:“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古来情深义重的文人大多心思感怀敏捷,触目所及常能吟咏成诗。举凡日月星辰、山川草木的自然景色,喜怒哀乐、人生际遇的生命景况等等,都是它们抒发诗情的材料。

  佛教典籍里的偈、颂、歌、诀,广义上说都是诗。佛教传入中国后,奥妙的佛法也影响了许多知识份子、官僚士大夫及文学家们的思想、观念。如东晋开始,有王羲之等人含般若思想的“玄言诗”的流传;南朝时谢灵运等人的山水诗之盛行;唐朝是佛教兴隆时期,更是诗人辈出的时代,两者相互辉映,留下许多璀璨的文学作品。诗人王维,其字摩诘,即是取自佛教人物维摩诘居士之名,可见他和佛教的因缘。



  在众多依托自然景物,表达佛教理念与精神的作品中,就有不少与花相关的诗作,列举数首。



01 因看花而悟道或体悟无常、苦空真理

终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
归来笑捻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元·妙湛)

  妙湛比丘尼为了寻找春天,穿著芒鞋四处去追寻。回来偶然看到园里的梅花绽放,才恍然觉悟春天就在枝头上!世间上的人不认识自己,常常愚昧苦恼,向外四处追逐,只是空费草鞋钱。如果认识自己本自具有的佛性,就不会心外求法,因为心外无我、心外无法、心外没有世界!



拥毳对芳丛,由来趣不同。
发从今日白,花是去年红。
(唐·法眼文益)

艳冶随朝露,馨香逐晚风。
何须待零落,然后始知空。
(唐·法眼文益)

  法眼禅师穿著僧衣,凝视美艳的花朵,此中情趣当然和一般世俗人不同。他猛然醒悟自己头发已斑白,花儿还是和去年一样鲜红。不过,娇艳的花朵,总会随著朝露而滚落凋谢;浓郁的花香,也会随著晚风而飘散消失,何必等到完全零落,才知道一切都如幻梦般空虚呢!此诗正是印证《金刚经》的偈语:“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欲悟色空为佛事,故栽芳树在僧家;
细看便是华严偈,方便风开智能花。
(唐·白居易)

  空,是宇宙的真理,但是空的真理在哪里?好比把花草树木栽在佛寺里;意思是象征真理就在寺院道场里。一般人常执著两边,不是有就是无,不是无就是有,其实依《华严经》的解释,一即是多,多即是一。如能悟得“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就不会在文字表面及有形的物质上执著,而能大小不二、净秽同体、圣凡皆然,无所谓烦恼或菩提了。



02  表现“无常悟道”之意的诗

忆著当年未悟时,一声号角一声悲;
如今枕上无闲梦,大小梅花一样香。
(唐·太原孚上座)

朝看花开满树红,暮看花落树还空;
若将花比人间事,花与人间事一同。
(唐·龙牙居遁)



03 以花为喻来劝世或砥砺的诗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直饶热得人流汗,荷池莲蕊也芬芳。

  梅花是冬季的花卉,越经寒冷的霜雪摧逼,香味就越沁人心。莲花在夏天开放,越经酷热的煎熬、污泥的浸泽,更是芬芳茂盛。人生百味杂陈,唯有经得起酸甜苦辣,受得住荣辱得失,才能反败为胜,转逆境为顺境。



木樨盈树幻兼真,折赠家家拂俗尘;
莫怪灵山留一笑,如来原是卖花人。
(清·澄波)

  花开满树枝,似幻也似真,摘下来可以供佛,可以摆在家里,它的清香幽雅能抖落一身的俗尘。当年佛陀拈花,迦叶微笑而继承了佛陀的正法,因此澄波禅师就幽默地说“如来原是卖花人”。我们也应学习做一朵花,让人欣赏,给人芬芳、喜悦和希望。

披毛戴角入廛来,优鉢罗花火里开;
烦恼海中为雨露,无明山上作云雷。
(唐·同安常察)

  这首诗的意思是有菩萨悲愿的人,即使披毛戴角也要来世间,如优鉢罗花不惧身陷火焰里,在烦恼大海中,为众生洒下甘露法水,在无明山上,作云雷来震醒众生早日觉悟。身为修行人,就必须具有这种“但愿众生得离苦,不为自己求安乐”的菩萨精神。

  又有诗云:“善似青松恶似花,看看眼前不如它;有朝一日遭霜打,只见青松不见花。”也是说明善恶因果报应极为贴切的诗。

  一般诗作,将佛法禅意涵盖在荣华世界当中的也多不胜举,如唐朝孟浩然的“春晓”: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唐·孟浩然)

  这首家喻户晓、传诵千百年的小诗,其中颇富禅学意境。诗人在不知不觉中醒来,听到外面吱吱喳喳的鸟啼声,于是想起昨晚的风声、雨声,不知枝头上的花被吹落多少呢?

  作者没有刻意寻芳,却在不觉、自然的心情下听到想到鸟声、风雨、落花,似有念又无念,似无念又有念;就是如此兀兀自然吧!

一样花蹊一样红,千株桃李万株穠;
何人识得春风面,五色芳菲处处逢。
(清·远菴僼)

  春天里,到处鲜花澜漫,千株万株的桃树李树,都是一样芬芳浓艳,什么人能认识春风,而处处和缤纷多彩的鲜花相逢?所谓“江水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唯有敞开心怀,放下世俗名利、人我是非的束缚,才能与万物合为一体,而任运逍遥。



04 其它与悟道相关的诗

映林映日一般红,吹落吹开总是风,
可惜撷芳人不见,一时分付与游蜂。
(宋·心闻昙贲)

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回落叶又抽枝,
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
(唐·灵云志勤)

身在营中心出家,身披铠甲是袈裟,
刀刀亲见弥陀佛,箭箭射中白莲花。
(清·吴生)

伯劳西去雁东来,李白桃红岁岁开,
万事无过随分好,人生何用苦安排。
(竺庵大成)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唐·崔护)

一池荷叶衣无尽,数树松花食有余,
刚被世人知住处,又移茅舍入深居。
(唐·大梅法常)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宋·无门慧开)

春日才看杨柳绿,秋风又见菊花黄,
荣华总是三更梦,富贵还同九月霜。
(明·憨山大师)

从征万里走风沙,南北东西总是家,
落得胸中空索索,凝然心似白莲花。
(元·耶律楚材)

流水下山非有意,片云归洞本无心,
人生若得如云水,铁树开花遍界春。
(宋·此庵守净)



  “自古诗情半个禅,以诗为禅,以禅为诗,无可无不可也。”寓花于诗,以诗喻花,花与诗也别有一番深幽清远的禅意了。

  诗言志,诗咏情。诗是心境的外化。禅诗,则是禅者心境的外化,以诗美传达禅悦。正所谓自古诗情半个禅。以诗为禅,以禅为诗,无可无不可也。




编辑 | 妙莲
责编 | 慧容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