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弟子追随佛陀和祖师大德足迹——酬报四恩
编辑:西行者 日期:2020-06-28 10:42

640.jpeg


  在我国民间,端午节至今沿袭着赛龙舟、吃粽子等古老习俗。同时,这一天也是爱国诗人屈原,因报国无望投汨罗江的日子。因此,人们也将端午节视为纪念屈原的日子。虽然,端午节已经过了,但佛弟子“向佛陀学习,爱国爱教,追随祖师大德足迹”的行愿,一直在继续。


  爱国是每一位公民应尽的职责和义务,佛弟子也不例外。《大乘本生心地观经》云:


  我今乐欲,酬报四恩,

  投佛法僧,出家修道,

  常勤精进,希证菩提。


  四恩一般是指父母恩、师长恩、国土恩、众生恩。为了报答这四种恩德,佛弟子学佛修道,求证菩提。


640-1.jpeg

  在这个世间,有从事各种职业的人。有人愿意当一名医生,救死扶伤;有人愿意做老师,教书育人;有人愿意做军人,保家卫国……总之,士农工商,三百六十行,大家都在自己的行业和本位上,服务着社会,利益着民众,贡献着国家。爱国有多种形式方法,学佛修道也是报答国家恩的一种方法。


  尘世的恩爱与名利为世间人所爱重,难以割舍。而出家人看破放下这一切!《顺治皇帝出家偈》赞叹出家人:“黄金白玉非为贵,唯有袈裟披最难。”出家人辞亲割爱、剃发染衣,究竟为了什么?就是舍弃小家,来为大家。辞别家中的父母、六亲眷属,是为了利益度化一切如母的有情。这是出家人的初发心,出家人的本分事!


  出家无家为大家,出家无家爱国家。出家人每天都在用功发愿回向: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祈愿我们的祖国繁荣富强、人民幸福安康;祈愿世界和平,疫情等种种灾难消除。


  常常有人问:什么是佛?佛是觉悟明白的意思,觉悟明白了宇宙人生的真理。明白了以后,应该怎么做呢?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无私地奉献一切众生!这就是佛的境界。


  在佛陀晚年,为了保卫自己的祖国,多次阻挡琉璃王的入侵。根据《增一阿含经》记载:波斯匿王的太子琉璃王,在幼年时曾受到释迦族人的轻视和侮辱。登上王位后,在奸臣的怂恿下,兴兵讨伐本师的祖国迦毘罗卫国。


  佛陀听到这个消息后,虽然知道这是释迦族共业所感的果报,但仍然在琉璃王军队必经的路上等待,并且刻意选择在路边一棵枯树下静坐。琉璃王远远地望见佛陀,立即下车顶礼,往白世尊:“更有好树,枝叶繁茂,何故在此枯树下坐?”世尊回答:“亲族之荫的庇护,更胜外人。”琉璃王听出佛陀的弦外之音,于是收兵回国。


  过了没多久,琉璃王再次兴兵征讨。世尊知道后,再次在途中阻拦,同样在一棵枯树下坐。琉璃王问了同样的问题,世尊也作了如上的回答,并特别说到亲情、族情,扩大就是国家,和自己如同根本和枝叶的关系。琉璃王因为尊重佛陀的缘故,只好再次撤兵。


  由此看出,佛陀虽然出家修道,仍然系忆着他的祖国,他的亲族,可称得上是爱国的典范。佛陀也制戒,不得违犯国法。我们应该向佛陀学习,热爱自己的祖国、感恩生养我们的父母,努力为众生服务!


  向祖师大德学习 爱国爱教


  弘一大师 “念佛不忘救国”


  在杭州灵隐寺受戒的弘一大师,他常说:庵门常掩,勿忘世上苦人多。大师认为,念佛的人要常抱积极之大悲心,看到哪里有苦难,就要赶快冲向哪里去救苦救难。念佛的人虽然内心清净,厌离娑婆,不执着人间,但是要空而不空。既要空,要无我,把自己奉献给众生;又要不空,要关心人间,不忘世间的苦难,要努力去做利益众生之种种救世事业,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


  抗战时期,面对强虏入侵,国难临头,弘一大师谆谆告诫僧众,念佛的人也要以国家兴亡为己任,不要忘记救国家,要关心众生,关心社会,关心国家,念佛不忘救国。大敌当前,要以佛子身份恪尽职守,共纾国难。他为厦门运动会会歌谱曲,喊出了“你看那,外来敌,多么披猖!”请大家要“把国事担当”同仇敌忾的锵锵之声。为了号召僧众,弘一大师以悲智具足的智慧提出了“念佛不忘救国,救国必须念佛”和“最后之胜利”的口号,并撰文加以阐释,以开示众生:“佛者,觉也。觉了真理,乃能誓舍身命,牺牲一切,勇猛精进,救护国家”。


  在青岛弘法时,有山东大学学生来湛山寺拜见,弘一大师对他们说:佛门忌杀生,但为抗日救国,应当不惜死。抵抗日寇为救同胞,是大仁大勇行为,杀日寇是灭魔,与佛法不违背。弘一法师将念佛与抗日救国统一起来,以出世的精神来做入世的事业,用宗教勇猛精进的精神来实现爱国救世,表现了他强烈的爱国之心和民族气节。在特殊的历史时期,弘一大师将学佛与抗日救国统一起来,这种爱国爱教的精神尤为值得我们敬佩。


  巨赞法师——爱国爱教 锐意进取


  巨赞法师在灵隐寺出家为僧,并成为当代传奇式的爱国高僧,受到世人敬仰。


  巨赞1931年到杭州灵隐寺要求出家,遇到在灵隐寺任首座和尚的太虚大师,太虚让他撰文叙明出家原因和抱负,巨赞模仿《庄子》的笔法写成。太虚看后十分欣赏,随即将他留下并介绍给灵隐寺方丈却非披剃出家。


  之后,巨赞法师一直追随太虚大师,寻求中国佛教发展的新途径。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在此民族存亡的危难关头,年仅29岁的巨赞法师从古寺清修的出家人,变身为奔赴前线的勇敢斗士。


  巨赞法师为抗日宣传,为救国呐喊,鼓励佛教界投身全民抗战的洪流。他在集会中大声疾呼:“抗日救国人人有责,救苦救难,除暴安良,消灭害人魔鬼,正是大慈大悲的菩萨行为,完全符合佛教大乘精神。”


  1939年,他在叶剑英的支持下,在湖南成立“佛教抗战协会”、“南岳佛道教救难协会”,相继发表《告各地救亡团体同志书》《致抗日将士慰劳书》《佛家之救亡抗战论》,率“佛教青年服务团”奔赴长沙前线。周恩来亲书“上马杀贼,下马学佛”相赠,勉励法师和积极抗战的佛教青年。此后,他主编《狮子吼》,宣传抗敌,投稿《大公报》,号召救亡,为抗战奔走服务,一刻不息。


  解放前夕,巨赞法师坚持北上。巨赞法师在他与法舫、印顺等法师的信中说道:“两千年佛教之生死存亡在此一举,忍置身事外任其生灭乎?”


  怀着一颗赤诚的爱国护教之心,1949年4月,巨赞法师自香港抵达北平,参加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和开国大典,由于在抗战时期的突出贡献,他被推举为660位开国元勋之一,是站在天安门城楼参加开国大典的唯一的僧人。


  巨赞法师曾写一诗,从中足可看出他的高洁、豁达与担当。


  不婚不宦情如洗,独来独往无所求。

  收拾乾坤归眼底,一肩担却古今愁。

——巨赞法师


  爱国爱教是灵隐之家风


  杭州灵隐寺无论是在历史长河中,还是在当今社会,都坚持走佛教中国化道路,爱国爱教是其家风。


  北宋,著名高僧宗杲禅师住持灵隐寺,他将“菩提心”解释成“忠义心”,明确表示:“予虽学佛者,然爱君忧国之心与忠义士大夫等。”


  南宋时,高僧慧远和尚住持灵隐寺,多次被召入内延奏对,向宋孝宗提出“愿陛下早复中原”的祝愿,表达了人民希望祖国统一的愿望。《灵隐寺志》记载:乾道六年(1170年)宋孝宗赐灵隐寺住持慧远和尚号“佛海禅师”。乾道八年(1172年),宋孝宗亲临灵隐,宣慧远和尚奏对,又赐号“瞎堂禅师”,改法堂名为“直指堂”,赐“直指堂印”。明清两朝帝王也都对灵隐寺多次褒赏。


  新中国成立后,灵隐寺的复建工作得到周恩来总理的关心与支持,千年古刹迅速修复。最近几年,灵隐寺更是在党和政府的关心与支持下,积极参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与文化建设。


  灵隐寺僧众曾多次随中国佛教协会代表团出访了斯里兰卡、缅甸、泰国、日本、美国等国家,将中国僧人良好的社会形象带到国外,向多个国家传达中国佛教的精神与教义,将中国佛教中的武术、茶道、音乐、艺术传播国外,树立了良好的国际形象。正如灵隐寺方丈光泉大和尚常说的一句话:“内强素质,外树形象,这是灵隐寺在很长时间内的最主要工作之ー”。


  纵观历史,灵隐寺僧众结合忠君报国的思想,将佛陀的教义融入社会,普及大众。在现代,灵隐寺僧人以爱国爱教为己任,遵守政府的相关的法律法规,服务于政府,服务于社会,服务于大众。


  以求菩提道,其心无恐畏,

  闻法增勇猛,供佛令欢喜。

——《华严经》偈颂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