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识 | 伏天晒经植善因 护持法宝增智慧
编辑:西行者 日期:2020-07-26 09:47

640.png


  藏经楼赞


  权实教典 法宝灵文

  三藏经卷一微尘

  剖出在当人 不二法门

  普度出迷津

  南无宝轮藏菩萨摩诃萨

  摩诃般若波罗密


  传说唐玄奘西天取经归途中,不慎将部分经书掉落水中,急忙捞起后,于石台上晾晒至干,并完好带回大唐。据说这天正好是“农历六月六”,为纪念高僧西天取经之艰辛,寺院特于每年六月初六都会将经书从柜中取出,逐页翻开并用软刷拂去灰尘,重新装匣放回,被称为“翻经节”或“晒经节”。 


640-1.png


  六月初六晒经的由来


  在宋代,宋真宗赵恒以行政命令方式推行六月初六这天为“天贶节”。民间则传说,这天是龙王爷晒鳞日,也就是“晒龙袍”。人们坚信,在“六月六”这天晒衣衣不蛀,晒书书不蠹。民间谚语道:“六月六,晒红绿,不怕虫咬不怕蛀。”因此,六月六又名“晒虫节”、“晒霉日”。据南宋洪迈《容斋四笔》、南宋陈骥《南宋馆阁录》和南宋逸名《南宋馆阁续录》等书记载,宋高宗绍兴、宋孝宗淳熙以及宋宁宗庆元年间都有“曝书会”这样的文化活动。此后,国家图书晾晒制度在各朝代在一定程度上得以沿用。


  在明代,有“浣濯什器,沐发,浴猎犬”的风俗,相传这天是太阳生日,阳光特别强烈,凡是被这天晒过的东西,虫子就不会咬了。明代皇宫内也在这天大晒銮驾,官府也在这天晒官服,士人晒书籍,僧人晒经卷。


640-2.png

▲杭州灵隐寺藏经楼


  清末《芜城怀旧录》记述:“石塔寺,即古栏院,旧存藏经,寺僧每于夏季展凉”。《真州竹枝词引》云:“六月初六日,晒经,第丛林故事耳”。这就是佛寺里的“翻经日”。著名的清代《点石斋画报》里还有一幅《佛寺晒经图》。


  旧时,有些信佛的妇女在这天主动地到寺院里参与翻经念佛。她们认为一生中到寺院里参加十次翻经,来世就可以转为男身。顾禄《清嘉录》卷六云:“诸丛林各以藏经曝烈日中,僧人集村妪为翻经会。谓翻经十次,他生可转男身”。“到了近代,此俗便逐渐消亡了。




  夏季天气闷热,又值梅雨季刚过,气候湿润,万物极易霉腐损坏。寺院珍藏之佛经,长年存放于“藏经楼”,易发霉生蠹。每年农历六月梅雨季过后,灵隐寺常住法师会组织云林志工翻晒经书。


  志工们沐手焚香,在法师带领下念诵晒经行轨;之后在工作人员的配合下,恭敬小心地把珍藏经书请出,细心除去灰尘,并轻轻翻动防止霉变与虫蛀。志工们怀着对“法宝三藏”的景仰虔诚之情,恭恭敬敬,承斯善利,仰仗三宝的慈光加被,获得佛法的受益。


  翻晒经书,是为了更好的保护经书能长久安放,表达我们内外的身心也需要保护,不要受到客尘所覆,才能彰显自性清净。而翻晒经书所体现的是进一步了解经典的意趣,同时强化加深自己的记性,种下明记不忘之因,未来成就菩提果觉。


  印光法师晒经得读

  净土文的故事


  印光法师当年在湖北郧阳的莲花寺挂单暂住,逢六月初六寺院晒经日,寺里知道印光法师是读书人出身,让他来帮忙整理经书。经书有的十分完好,有的已经破损。印光法师看到一本残缺不全的书名为《龙舒净土文》,眼睛一亮。


  印光法师在学朝暮课诵里面的《佛说阿弥陀经》和《怡山发愿文》时就羡慕净土缘胜,发愿念佛求生净土。现在翻看这本残破的《龙舒净土文》,感到语言虽然浅显,但意义完整;讲劝人念佛的道理入情入理,帮助人们断疑起信;讲修行方法,分门别类,缕析条陈。他感叹这真是一本接引初机念佛的奇书。于是,认真拜读,了解了净土法门的基本教理和修持方法。印光法师读了这本书以后,更加坚定了净土的信仰和修持净土的决心。


  牛因晒经闻法

  得解脱的故事


  过去有一大寺,藏有龙藏经典,每年六月初六,必然搬出曝晒。有一年,正在曝晒藏经时,忽有一牛闯进佛门,用牛鼻子向曝晒中的藏经嗅闻。被僧人发觉,恐其弄坏藏经,急命其主人牵走,牛虽挣扎,欲继续嗅闻,不想离去,无奈鼻子被人牵著,不得不离开。


  不久牛死,转世为人,聪明异常,十七岁中举人,二十岁中状元,皇上封为道台大人。走马上任时,途经前生闻经的佛寺,似曾相识,心中奇怪,下马入内观看。忽闻众僧诵经,竟能随之朗诵,一字不差,念至一半,忽然无法跟上,心生怀疑,请教寺内僧人。


  老和尚说:此是因果问题,如实道来,恐道台大人生气。后因道台大人几经追问,并声明不生气,老和尚始将牛因闻经功德,转生为人之事道出。并劝道台大人,珍惜人身,护持佛法。道台大人,由于闻经善根,毅然弃官出家为僧。


  由此证明,无论人畜,无论眼见耳闻,甚至鼻嗅,但得与佛法接触,皆有功德;若能从闻思修,终必证得无上智慧。


  翻晒藏经的意义


  通过举行翻晒经的仪式,让我们了解到法宝的珍贵。历代祖师大德,为法忘躯,跋山涉水,不畏艰辛,西行求法,饱尝了风刀冰剑之难。唐朝义净法师曾写过一首西行取经的诗:


  晋宋齐梁唐代间,高僧求法离长安,
  去者成百归无十,后者不知前者难;
  远路碧天唯冷结,砂河遮日力疲殚,
  后者如未谙斯旨,往往将经容易看。


  由此可知,古德舍身求法之精神。如今,我们看到的《大藏经》,里面所记载的是经律论三藏,很多都是历代高僧翻译而成的,应当常思来之不易,且要至心恭敬受持,万万不可亵渎蒙尘,否则易种下愚痴因缘,只有恭敬法宝,方能开启如来智慧宝藏。


  佛经中的字字句句,都饱含了世尊无量劫来求法苦行所付出的心血,因此,历代祖师大德们对经书无不至极恭敬,把经典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


  以法为镜,以佛陀和祖师大德们的行持为镜,反观自身,我们理应生起这样的定解:所有的经典文字都是用来帮助我们获得智慧、得到解脱乃至究竟涅槃的,如果我们用恭敬的心去对待,就会得到殊胜的功德果报。


  法宝赞


  法宝实难量

  空有体用圆彰

  一尘不立万德昌

  无住心生光

  真俗互存互泯处

  若何始能赞扬

  证到得无所得方

  堪称法中王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