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疏山匡仁禅师悟道因缘
编辑: 日期:2013-06-25 00:11

    抚州(今江西境内)疏山匡仁禅师,又作光仁禅师,洞山良价禅师之法嗣,吉州新淦(gan,今江西清江县)人。少年时投本州元证禅师落发出家。匡仁禅师虽然生得矮小丑陋,但是精于言辩,众莫能及。后辞师往东都听习经论,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就觉得沉入义理、数他人宝,与他出家的本怀相去甚远,他说:寻行数墨,语不如默。舍已求人,假不如真。于是便放弃所学,投洞山良价禅师座下,随众参请。其悟道过程,颇多周折。

    初到洞山,匡仁禅师恰好碰上洞山禅师早参。匡仁禅师于是从大众中走出来,问道:未有之言,请师示诲。[未有之言,即是万法未生之前,乃指自性或真如实相边事]洞山禅师道:不诺无人肯(你若不应答,别人也就无法印可你)匡仁禅师道:还可功(功用、人为造作)也无?洞山禅师道:你即今还功得么?匡仁禅师道:功不得即无讳(回避)处。

    后来又有一天,洞山禅师上堂云:欲知此事,直须如枯木生花,方与他合。匡仁禅师问:一切处不乖时如何?洞山禅师道:阇黎,此是功勋边事。幸有无功之功,子何不问?匡仁禅师道:无功之功,岂不是那边人?洞山禅师道:大有人笑子()恁么问。匡仁禅师道:恁么则迢然去(相去遥远)也。洞山禅师道:迢然非迢然,非不迢然。匡仁禅师问:如何是迢然?洞山禅师道:唤作那边人,即不得。匡仁禅师又问:如何是非迢然?洞山禅师道:无辨处。接着,洞山禅师便问匡仁禅师:空劫无人家,是甚么人住处?匡仁禅师道:不识。洞山禅师道:人还有意旨也无?匡仁禅师道:和尚何不问他?洞山禅师道:现问次。匡仁禅师道:是何意旨?洞山禅师道却不回答。

    洞山禅师圆寂后,匡仁禅师无由请益,遂投潭州大沩禅师(灵祐)座下,当时他正好赶上沩山禅师示众道:行脚高士,直须向声色里睡眠、声色里坐卧始得。匡仁禅师一听,便从大众中走出,问道:如何是不落声色句?沩山禅师没有答话,却竖起拂子。匡仁禅师道:此是落声色句。沩山禅师于是便放下拂子,回方丈寮去了。

    匡仁禅师不契其旨,便辞别香严和尚(智闲),准备前往他方参学。香严和尚当时亦在沩山座下。香严和尚问:何不且住?匡仁禅师道:某甲与和尚无缘。香严和尚便问:有何因缘,试举看。匡仁禅师于是便把自己参沩山禅师之过程告诉了香严和尚。香严和尚道:某甲有个话。匡仁禅师问:道甚么?香严和尚道:言发非声,色前不物。匡仁禅师道:元来此中有人。说完便嘱咐香严和尚说:向后有住处,某甲却来相见。匡仁禅师离开沩山后,沩山禅师问香严和尚:问声色话底矮阇黎在么?香严和尚道:已去也。沩山禅师问:曾举向子()么?香严和尚道:某甲亦曾对(应答)他来。沩山禅师道:试举看。香严和尚于是把他跟匡仁禅师说的话告诉了沩山禅师。沩山禅师问:他道甚么?香严和尚道:深肯某甲。沩山禅师一听,便哑然失笑,说道:我将谓这矮子有长处,元()来只在这里。此子向去,若有个住处,近山无柴烧,近水无水吃。

    匡仁禅师听说福州大沩安和尚曾示众云有句无句,如藤倚树,于是便特地入岭,投大沩安和尚座下。刚去的时候,正好赶上大沩安和尚在泥墙壁。匡仁禅师便走上前问道:承闻和尚道,有句无句,如藤倚树。是否?大沩安和尚道:是。匡仁禅师道:忽遇树倒藤枯,句归何处?大沩安和尚便放下手中的泥盘,呵呵大笑,回方丈寮去了。匡仁禅师跟在后面,说道:某甲三千里卖却布单,特为此事而来,和尚何得相弄?大沩安和尚一听,便唤侍者取二百钱给匡仁禅师,让他离开,并且嘱咐道:向后有独眼龙为子点破在。

    第二天,大沩安和尚上堂,匡仁禅师便从大众中走出,问道:法身之理,理绝玄微,不夺是非之境,犹是法身边事。如何是法身向上事?大沩安和尚没有吭声,却举起拂子。匡仁禅师道:此犹是法身边事。大沩安和尚反问道:如何是法身向上事?匡仁禅师便从大沩安和尚手中一把夺过佛子,折断扔在地上,然后回到大众中。大沩安和尚叹息道:龙蛇易辨,衲子难瞒。

    离开大沩安和尚之后,匡仁禅师又听说婺州明招谦和尚正出世接众。而且谦和尚是一只眼,于是,匡仁禅师便径往礼拜。谦和尚问:甚处来?匡仁禅师道:闽中来。谦和尚道:曾到大沩否?匡仁禅师道:到。谦和尚问:有何言句?匡仁禅师便把自己参大沩安和尚的经过告诉了谦和尚。谦和尚一听,便道:沩山可谓头正尾正,只是不遇知音。匡仁禅师仍然没有省悟。反过来却问谦和尚:忽遇树倒藤枯,句归何处?谦和尚道:却使沩山笑转新。匡仁禅师终于言下大悟,遂感叹道:沩山元()来笑里有刀!说完便向大沩安和尚所在方向,遥望礼拜,悔过忏谢。

    匡仁禅师悟道后,听说香严和尚正出世传法,于是记起先前分手所说过的话。为了不爽前约,匡仁禅师便前往造访。香严和尚上堂,有僧问:不求诸圣、不重已灵时如何?香严和尚道:万机休罢,千圣不携。匡仁禅师在众中便作呕吐声,说道:是何言欤?香严和尚一听此语,便下座,问匡仁禅师道:适对此僧语必有不是,致招师叔如是,未审过在甚么处?匡仁禅师道:万机休罢,犹有物在。千圣不携,亦从人得。如何无过?香严和尚道:却请师叔道。匡仁禅师道:若教某甲道,须还师资礼始得。香严和尚于是便具礼礼拜,接着又开始刚才的对话。匡仁禅师道:何不道肯诺不得全?香严和尚道:肯又肯个甚么?诺又诺于阿谁?匡仁禅师道:肯即肯他千圣,诺即诺于已灵。香严和尚一听,便道:师叔恁么道,向去倒屙三十年在。

    匡仁禅师后又来到夹山善会和尚处。趁夹山和尚上堂时,匡仁禅师便问:承师有言,目前无法,意在目前。如何是非目前法?夹山和尚道:夜月流辉,澄潭无影。匡仁禅师一听,便作掀禅床的姿势。夹山和尚道:阇黎作么生?匡仁禅师道:目前无法,了不可得。夹山和尚于是便赞叹道:大众看取,这一员战将。匡仁禅师一度回故里,出住蓝田道场。后又迁疏山。匡仁禅师临迁化时,有偈示众云:我路碧空外,白云无处闲。世有无根树,黄叶风送还。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