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禅 | 铲佛殿前草
编辑:王华 日期:2019-09-12 16:51

 

  丹霞天然禅师(739—824)是唐代著名禅师,法号天然,因曾驻锡南阳(河南省)丹霞山,故称丹霞天然,或丹霞禅师。籍贯不详。原习儒业,应科举途中偶遇禅僧,乃转入佛门。首参马祖,后礼石头,随侍三年,披剃受戒,再往谒马祖,受“天然”之法号。曾驻锡天台山华顶峰三年,其后至余杭径山参礼道钦。唐·元和年间(806~821)至洛阳龙门香山寺,与伏牛自在结为莫逆之交。师曾有烧木佛取暖之奇行,有讥之者,师应答无滞碍,以此为人所知。丹霞天然禅师有许多富含机锋的公案故事,耐人寻味。



公案原文

  丹霞天然禅师遂直造江西。才见马大师,以手托幞头额。马顾视良久曰:“南岳石头是汝师也。”

  丹霞遽抵南岳,还以前意投之。石头曰:“著槽厂去。”师礼谢入行者房。随次执爨役凡三年。忽一日石头告众曰:“来日铲佛殿前草。”

  至来日,大众诸童行各备锹镬铲草。独师以盆盛水净头。于和尚前胡跪。

  石头见而笑之,便与剃发。又为说戒法,师乃掩耳而出。
——《五灯会元·丹霞天然禅师》




 
公案大意

  丹霞禅师到江西去参访马祖道一禅师,见到后却不说话,而是两手用头巾扑打额头,马祖看着丹霞,过了一阵子才说:“南岳庙的石头才是你的师父,你去吧。”

  于是,丹霞禅师前往南岳亲近石头和尚,见面后还是用以前见马祖的动作给石头看。

  石头和尚说:“你可到槽厂去干活。”命他每日做槽厂的苦力活,一做就是三年,丹霞从无怨言。

  有一天,石头和尚对大家说:“来日铲佛殿前草。”第二天,大众都找出锹、锄等工具,准备铲草。只有丹霞与众不同,他端来一盆水,洗净了头,来到石头面前跪下。

  石头和尚见丹霞慧根独具,笑逐颜开。众人还在纳闷,石头和尚却高声大笑,叫人拿过剃刀,将丹霞的头剃了个溜光。从此丹霞便正式做了出家人,别的行者就只有等下回“锄草”了。

  石头和尚随后又为他说戒,丹霞捂着耳朵出门跑了。


 


省思

  禅师之间的因缘契合往往不是通过语言来表达的。丹霞初见马祖道一禅师时,只是用头巾扑打额头,显示出石头希迁禅师接引弟子的风格。所以马祖就建议他去亲近石头和尚。

  石头禅师机锋峻拔,往往使人摸不着边际,所以丹霞见石头又重复了见马祖时的动作。这正适合石头激烈峻拔的接引手段。

  石头认为丹霞是法器,便像五祖弘忍对待六祖一样让他到槽房劳动,以便待到因缘成熟时,予以印证。

  当丹霞禅师在石头处住了三年,石头便以铲除佛殿前的草为喻,来看丹霞的悟性如何,谁知丹霞早已经觉悟,听到石头的话后,知道石头的意思,于是他就端水洗头,请求石头为他剃度。

  石头见丹霞明了他说话的机锋,心中十分高兴,便欣然为石头剃度。石头想进一步验证一下他的见解,便为其说戒,丹霞便捂着耳朵不听,表明自己已经断除贪嗔痴的烦恼,戒律对他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

  石头见丹霞的举动,深知弟子已经见自本性。这种接引弟子的方法显示了石头南宗禅“不立文字”、“以心印心”的禅法特点。




 
评析

  【遂直造江西,才见马大师,以手托幞头额。马顾视良久曰:“南岳石头是汝师也。”】

  “直造江西”,径情直行,走最知、最直接的路线。

  “才见马大师,以手托幞头额。"这是丹霞第一个无意间的动作,包含了他个人的全部信息。马祖"顾视良久”,是在检索其生命信息。为什么良久才确定结果?马祖在识别何人可为丹霞之师,说明马祖本人也是师,而这是入门第一课。

  禅宗拒绝习惯的固定思维,其方法永远不一,以后有人逐步总结其规律来(比如《碧岩录》),那么禅宗的发展也就失去了活力。

  马祖是以特殊的人对特殊的人。所以师生之间要看缘分,才能对症下药,因为师父本身也是药。石头希迁,是青原行思的弟子,事迹见《五灯会元》卷五。

  【丹霞遽抵南岳,还以前意投之。石头曰:“著槽厂去。”】

  从马祖的江西南昌到石头的南岳衡山,大约有七百里之多(参见《祖堂集》卷四)。他一路急行,很快就到达了,可见其旺盛的精力和急切的心情。

  丹霞告诉石头,自己没有别的目的,是前来参加选佛的。所谓投者,投其机也。谁知石头马上给他一个大钉子,于是无话可说,只能去参加劳动。这就是入门第二课。

  “著”是命令词,槽厂是马房。“著槽厂”应该是不轻的体力活。禅宗修行的特点,在于不脱离生活和劳动。当年五祖弘忍初见六祖慧能,也是让他随众劳务。

  【师礼谢入行者房。随次执爨役,凡三年。】

  “丹霞礼谢”,如果他仍然有读书人的习气,在这时候采取抗拒态度,那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故事了。行者是在寺院服杂役而尚未剃发的出家人。
  “随次执爨役”,指按照班次,轮值干活。像石头这样的老师,三年之中应该是每刻都在教,即所谓“行不言之教”。对于丹霞来说,所谓的教,就是老师时时刻刻地拒绝,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所谓的学,就是时时刻刻观察老师的反应,一点一滴地反思,一点一滴地吸收。

  【忽一日,石头告众曰:“来日铲佛殿前草。”】

  经过了三年,又到了春天,丹霞内在的精神吃饱了,唤醒的时机到了吗?“来日铲佛殿前草”在这句话中,包含时间和空间,宗教和自然,历史和生机,有极其深的密意。大众还情然不觉,可丹霞已经苏醒了。他觉得自己够资格了,要剃发出家。

  【至来日,大众诸童行各备锹镬铲草。独师以盆盛水净头。于和尚前胡跪。】

  胡跪是胡人跪坐之法。佛教正仪是左跪。左跪者,右膝著地,竖左膝,以表敬意,

  【石头见而笑之,便与剃发。】

  石头和尚见丹霞机敏,笑之,便与剃发。师徒之间都明白,更不必多言。

  【又为说戒法,师乃掩耳而出。】
 
剃发是形式,说戒是内容。然而对于真正懂内容的人来说,有时也会反过来注意形式。听见说戒,丹霞乃掩耳而出。对核心的内容懂了,具体运用可以自己把握,所以死的戒条不需再听。(丹霞公案待续)
 



编辑 | 妙莲
责编|慧容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