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禅 | 明头合 暗头合
编辑:王华 日期:2019-10-13 16:02

 

  南泉上堂,师问:“明头合,暗头合?”

  泉便归方丈。

  师便下堂,云:“这老和尚被我一问,直得无言可对。”

  首座云:“莫道和尚无语,自是上座不会。”

  师便打。又云:“这棒合是堂头老汉吃!”



公案大意
 
  南泉禅师上堂说法,赵州禅师问:“是知合于道,还是不知合于道?”南泉禅师就返回了方丈室。

  赵州禅师就下堂,说:“这个老和尚被我这样一问,都无言以对了。”

  首座说:“不要讲是和尚不说话,只是上座你自己不曾领会罢了。”

  赵州捉住首座就打,又说:“这棒本该是住持那老和尚挨的!”



  见性之人,便自有出路,平常人奈何他不得,明眼人亦奈何他不得。不见临济大师悟前吃棒有分,悟后即先掌大愚,继掌黄檗,一派意气风发的境象。赵州禅师也是如此,更先于临济而为之标榜。

  圆悟禅师云:“一机一境,一言一句,且图有个入处。好肉上剜疮,成窠成窟。大用现前,不存轨则,且图知有向上事,盖天盖地,又摸索不着。恁么也不得,不恁么也不得……不涉二途,如何即是?”



  赵州禅师开悟之后,在南泉炼禅二十余年,与南泉和尚机境相对,言句相往,在南泉道场演示了幕幕无上大法,既历炼了自己,又开示了后学。

  须知,此事原不在言句上,故“明”、“暗”皆误。“明”者,知也;“暗”者,不知也。赵州禅师明知故问,南泉和尚岂落他圈套,故不语而归方丈。

  解铃还须系铃人,赵州禅师虽下堂,还须回互,以捞回本钱,故有“这老和尚被我一问,直得无言可对”之说。此机此境,首座不识,下语又错,赵州不打他便非赵州。又说:“这棒合是堂头老汉吃!”。

  大用现前,不存轨则。向上之事,垂示人天。这里若明得,则明头合,暗头合。若不明得,则明头亦不合,暗头亦不合,而吃棒有分。



  中国佛教史上不少法师(禅师)得享高寿,外国来华高僧就有千岁和尚宝掌,本土大师也有很多寿登耄耋。其中有两位老禅师,一古一今前后辉映,都住世一百二十年,他们就是唐代高僧赵州禅师、近代禅门尊宿虚云禅师。

  赵州(今河北赵县)从谂禅师,南泉普愿禅师之法嗣,俗姓郝,曹州(治所在今山东荷泽)郝乡人。赵州禅师童稚之时即孤介不群、厌于世乐,稍长即辞亲,从本州扈通院(亦说龙兴寺)落发出家。后听说池州南泉普愿禅师道化日隆,赵州禅师虽未受戒,便以沙弥的身份前往参礼。

  在南泉期间,赵州禅师朝夕请益不倦,道业突飞猛进。赵州禅师与南泉禅师经常机锋酬和,相得甚欢。





编辑|妙莲
责编 | 慧容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