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禅 | 悔不两踏
编辑:王华 日期:2019-10-18 14:39


 公案 悔不两踏


  师问南泉:“异即不问,如何是类?”

  泉以两手托地,师便踏倒,却归涅槃堂内叫:“悔!悔!”

  泉闻,乃令人去问:“悔个什么?”

  师云:“悔不更与两踏。”



  赵州禅师问南泉禅师:“异暂且不问,什么是类呢?”

  南泉禅师用两只手托地,赵州就把南泉踹倒在地,然后回到涅槃堂内大喊:“后悔啊!后悔啊!”

  南泉禅师听到后,就让人去问:“你后悔什么?”
  赵州说:“后悔没有再多踹上两脚。”



  南泉和尚常以“水牯牛”自喻,亦常云:“道个如如早是变了也,今时师僧须向异类中行。”

  这是在见地上见与行的分野,赵州把“异类”二字撕碎,表明自己在行上而不落于见上。

  南泉和尚“两手托地”以示“异类中行。”
  赵州“踏倒”,以示对异类的超越。

  再归涅槃堂以示圆满,而“悔悔”则一概不住。这里也透露出赵州日后“有佛处不得住,无佛处急走过”的禅机,而何况“狸奴白牯”!诗曰:

三世诸佛不知有,老老大大外边走;
眼皮盖尽五须弥,大洋海里翻筋斗。
狸奴白牯却知有,瀑布不溜青山走;
白云依旧空相碍,灵魂何况无处中。



编辑|妙莲
责编 | 文卿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