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的迷人风采——撞破虚空 坐脱立亡(十)
编辑:西行者 日期:2020-05-25 14:21


640.jpeg

  先前,我们从各个角度介绍了千百年来祖师的种种悟道因缘和过程,一是让您确信诸祖师所证的一心是真实不虚的。二是让您确信历代祖师悟道一事是真实不虚的。下面我们一起看看当年祖师是怎么样发愿的。


640-1.jpeg

  祖师的誓愿

  圆悟克勤祖师曾经痛心地指出:“而今有者道:本无悟处,作个悟门建立此事。若恁么见解,如狮子身中虫,自食狮子肉!”


  您只有树立这两个最为起码的信心,才谈得上真正学禅,否则免入此门。总而言之,咱们不辞辛劳,翻来覆去,例举剖析祖师悟道因缘,最为主要的目的就是激励向道之心,只要咱们老老实实蓦直参去,天长地久,终有破颜含笑的一天。


  古来许多真参实悟的伟大禅师,悲心切切,为了让后学提起满贯信心,以自己的亲身经验和真实体证,发下悲心重誓。


  比如赵州古佛说:“汝但究理去,二十年不会,截取老僧头去。”


640-2.jpeg

  禅宗所谓的“究理”不是让您研究理论,而是单单的的在一念上参究用功。这是务必要说明清楚的,否则不明不白就会误解。


  雪岩钦祖师示众云:“兄弟家做功夫,若也七昼夜一念无间,无个入处,斫取老僧头做舀屎杓!”他有个弟子,名叫持定禅师,性情刚烈耿直,有出世志,听了之后,默然领受,发奋用功,曾无懈怠。


  为了不中断工夫,持定禅师断绝了一切饮食汤药,终日单提正念,目不交睫。这样坚持了七天七夜。就在第七天半夜的时候,持定禅师忽然觉得山河大地遍界如雪,自己的身体变得异常高大,连天地都无法周载。就在这个时候,寺院巡夜的板声响起,持定禅师一听,豁然大悟,遍体流汗。他原先落下的痢疾也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第二天早晨,持定禅师便来到丈室,向祖钦禅师通报了自己夜间所悟。祖钦禅师听了便反复诘问,持定禅师皆能一一应对。


640-3.jpeg

  承古禅师老婆心切,发毒誓愿:“当劝诸人,莫学佛法,但自休心。利根者划时解脱,钝根者或三五年,远不过十年。若不悟道,老僧与您入拔舌地狱。”


  莲池大师最为激赏高峰禅师的一段开示:“参禅若要克日成功,如堕千尺井底相似,从朝至暮,从暮至朝,千思想,万思想,单单则是个求出之心,究竟决无二念。诚能如是施功,或三日,或五日,或七日,若不彻去,西峰今日犯大妄语,永堕拔舌犁耕。”


640-4.jpeg

  中峰古佛说:“经教有云:若欲忏悔者,端坐念实相。当知实相亦无念者,只是您信得有死生大事,十二时中提所参话,如救头燃,念实相底影子幻者。如有一字相诳,自甘永堕拔舌地狱!”


  一身荷担五宗的近代禅宗巨匠虚云老和尚发愿:“凡看一切经书,虽云广记博闻,反塞自己悟门。不如一门深入,尽空所有,自有相应处,决不赚人。只要坚心,此事旷劫难逢,我与诸人多生错过,今不努力,便待何时?挨舍身命,毕竟乐讨个分晓。若不如此,永堕地狱;倘或见谛,上宏下化,以报佛恩。若不如此,亦永堕地狱。”


640-5.jpeg

  佛法不是信仰,不是哲学,不是思想,不是主义,而是事实,而是真理,而是内证,而是解脱。只有亲证实证,才能真正不疑佛、不疑祖、不疑生、不疑死、不疑一心,不疑悟道。


  当初,德山宣鉴对经论颇有研究,不信禅宗见性成佛,担着自己多年的佛法研究成果(《青龙疏钞》),一身孤胆,南下向宗门大德单挑。后来在龙潭祖师座下大悟。您猜他彻悟之后说出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他说:“从今向去,更不疑天下老和尚舌头也!”然后一把火将《青龙疏钞》烧掉,从此拈一条白棒打风敲雨,江湖人称“德山棒”。


  之前提到的一位赵抃居士,他是这样勉励他的同僚好友富弼的:“抃不佞(旧时谦称,意思是赵抃不才),去年秋初,在青州因有所感,既已稍知本性,无缺无余,古人谓安乐法门,信不诬(见性是安乐法门、解脱大道,真实可信,绝不骗人)也。”后来,富弼果然于修颙禅师座下悟道。


640-6.jpeg

  坐脱立亡

  了生脱死,千百年来一直都是学道之人的永恒主题。当年“一宿觉”永嘉大师一见六祖就说:“生死事大,无常迅速。”


  宗门学子之所以能够苦心参究,就是因为痛念生死。祖师说:“参禅无秘诀,只要生死切。”历代祖师大德无一不是因为生死心切而参禅学道,无一不是因为见性修道而得生死自在。


  从三祖僧璨开始,历代禅宗祖师给我们演绎了一个又一个生死自在、坐脱立亡的生动故事。


  公元606年,九十多岁的僧璨老人在临终前表演了一个节目。他在法会一棵大树下站着合掌逝世。从此以后,祖师们化缘已毕,有坐着走的,有躺着走的,有站着走的,有走着走的,有话音未落就走,有脚未垂地就走,实在是千姿百态,不一而足。这是何等的潇洒自在啊!


  话说法庆禅师的侍者因为读了《洞山录》之后,感慨地说:“古人在生死中来去自由,那么任性自在,真是好奇怪哦!”


  法庆禅师说:“吾他日化后,汝可唤之,若能回来,是我道力也(老衲将来坐化时,你可用话唤醒我,如果能把我叫得回来,那是我的道力使然,我也是生死自在的人)。”后来,法庆禅师临终前预知时至,作了一首偈:

  今年五月初五,四大将离本主;

  白骨当风扬却,免占檀那地土。


  时光迅速,到了五月初五,禅师将所有衣物交给侍者以便供僧结缘,在刚听到初夜的钟声之后,就结跏趺坐,刹那圆寂,脉搏停止,呼吸全无。侍者记得当时的约定,就呼唤他。


  法庆睁开眼睛,问道:“喊什么?”侍者答:“和尚何裸跣而去(您为什么打着赤脚,何不把鞋袜穿好再去)?”


  法庆答:“来时何有(当初来到这个世界时,根本就不曾带过什么来嘛)?”后来,法庆禅师又写了一个偈颂,写完俨然而化。偈曰:

  七十三年如掣电,临行为君通一线,

  铁牛蹦跳过新罗,撞破虚空七八片。


640-7.jpeg

  灌溪志闲禅师看来也是个调皮的老和尚。他在灭度(灭除烦恼、度脱生死)前,开玩笑似地问身边的侍者:“坐着圆寂的有谁呢?”侍者回答道:“僧伽。”又问:“那么站着圆寂的有吗?”侍者回答说:“僧会大师是这样圆寂的。”志闲禅师于是起身向前走去,迈到第七步时,刹那垂手而逝。哈哈,志闲禅师既不坐着去,也不站着去,而是走着去。


  大随法真禅师临终时,曾为徒众做过一段极为精彩的表演。当时,许多僧人参请之后,大随祖师因为口患风势,嘴角歪邪,面部扭曲,便对众人说:“还有人医得吾口么?”众僧竞相送药过来,许多在家居士听说之后也送药来。大随禅师概不接受,七天后自掴其嘴,让它恢复如常,并对众人说:“如许多时,鼓这两片皮,至今无人医得。”说完端坐而逝。


  最有意思的是马祖弟子邓隐峰禅师,竟然是倒立着走的。宗门最忌讳神通惑众。


  有一次,邓隐峰禅师在公开场合显示神异事迹,担心有惑众之嫌,不利于传播正宗佛法,于是决定在金刚窟前示灭。打定主意之后,好家伙,说走就走,转眼间,他就倒立着圆寂。更奇怪的是,他的衣服居然整齐地顺贴着身体,没有倒垂下来。当时,邓隐峰禅师有个妹妹出家为女尼。她看到哥哥这个作派,就走上前去呵斥道:“老哥,您以前活着的时候不守佛法常规,现在死了还要眩惑别人!”说完用手一推,隐峰禅师轰然倒地。自古宗门奇事多,隐峰禅师可谓奇中之奇。


  历代祖师能够坐脱立亡,在家悟道居士也能生死自在。最为经典的是庞蕴居士一家四口人。庞居士将要入灭前对他女儿说:“现在脱去为时尚早,到了中午再告诉我。”


  灵照走出门看了下,进来报告说:“现在已经中午了。”庞老不相信,自己出屋观看。刹那间,灵照却在庞老的座位上端坐而化。


  老庞笑着说:“我女锋捷。”您看,这就是禅宗了生脱死的自在无碍。换成常人,看到女儿突然死去,不免伤心难过,可是大成就者却欣慰含笑。生死如同门开相似,何等潇洒?!


  北宋知府葛郯临终前的一天晚上,索笔书偈云:

  大洋海里打鼓,须弥山上闻钟。

  业镜忽然扑破,翻身透出虚空。


  书偈之后,又召集属下训示道:“生之与死,如昼与夜,无足怪者。若以道论,安得生死?若作生死会,则去道远矣。”说完,便端坐而化。


  丞相张商英临终念偈曰:

  幻质朝章八十一,沤生沤灭无人识。

  撞破虚空归去来,铁牛入海无消息。


  说完拿起枕头扔到门上,声如雷震。等到众人闻声前来探视,早已走了。


  历代禅宗祖师大德为何能够做到坐脱立亡,坐脱立亡是不是修学的究竟之处呢?且听下回分解!


640-8.jpeg

  涅槃堂禅


  透脱生死,从来不是小小之缘。德山祖师说:

  毫厘系念,三途业因;

  瞥尔情生,万劫羁锁。


  无业禅师说:

  纤尘不尽,未免轮回;

  丝念不忘,尽从沦坠。


  由此可见,了生脱死岂是等闲易事?历代禅宗祖师大德之所以能够坐脱立亡、来去自由、潇洒自在,那是因为他们参的是涅槃堂(寺院僧众安养场所)里的禅!


  古德教人参禅,先要参取涅槃堂里禅。虚堂祖师说:“涅槃乃死生切要之地,眼光欲落未落,火风欲散未散,如刀割肉,似箭攒心,那时要得用(要能管用),(否则)万一不觉不知被他移入驴胎马腹里,卒难得出(终究难于出头)。”痛念生死无常,才能真参实究,才愿踏实用功。


  圆悟克勤祖师说:“小小境界悉能照破、断割,不留朕迹(一点痕迹也不留下,干净透彻,心如净素、意若虚空),及至死生之际,结角罗纹(四周角落)不相参杂(万境交参,逆顺罗列,于中出没,井然不乱,不被他转,而能转他),湛然(清明澄莹的样子)不动,翛然(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样子)出离。此腊月三十日(指的是生死来临之际)涅槃堂里禅也!”


  这段开示很有趣,也很实用。日常修行就是应该从易到难,从小到大,从平时到生死,实操践履,潜行密用,恒转业缘,不断增强般若定慧力量,直至透脱生死大关。小小境界都不能得力,到了洪涛巨浪袭来,一准被拍死在沙滩上。


  也许有人会说“自从认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干”,更谈什么修行了生死呢?诚然,实际理地,不受一尘,真净界中,本无一物;但是万行门中,不舍一法,既谈迷悟,又何必讳谈生死?


  欲要透过生死,务必心地开通。然而,明心见性只是了生脱死的必要条件,并非充分条件,还要称性起修,时中照了,截断尘劳,千煅百炼,田地稳密,悠久纯熟,才能超出生死。


  圆悟克勤祖师一段话道破天关:“生死之际,处之良(很)不易。唯大达超证之士,一径截断(直下一刀两断)则无难。然此虽由自己根力,亦假方便,于常时些小境界转得行,打得彻,不存解,不立见,凛然全体现成(证悟的般若实相现前),践履将去,养得纯熟,到缘谢(临终)之时,自然无怖畏,只有清虚莹彻,无一法可当情,觅生了不可得,岂有死也?是故古德坐脱立亡(坐着脱去,站着亡去),行化倒蜕(走着化去,倒立着蜕去),能得勇健(给力),皆是平昔汰淘得净洁(情想见习淘汰干净)。既舍生之后,得意生身,随自意趣,后报悉以理遣,不由业牵,所谓透脱生死耶(这就是透脱生死的意思啊)!”


  赵州古佛说:“老僧行脚时,除二时粥饭是杂用心处,除外更无别用心处。若不如是,出家大远在。”像赵州古佛这样俊捷伶俐的大修行人,尚且如此纯一无杂地用功,更何况一般衲僧和在家居士!


  当然,话又要说回来了。我们不能因为修行人能够坐脱立亡,就说其已经达到圆觉透脱的究竟之地了。


  九峰道虔祖师曾经是石霜祖师的侍者。当石霜祖师归寂之后,众人恭请首座继任住持。道虔告诉大家:“须明得先师意始可(指的是尽得老师心法精髓奥妙,才能领众住持,利物接生。历代祖师都是慎择委任,否则宁可法脉断绝,也绝不滥竽充数)。”


  上座问:“先师有什么意?”道虔说:

  先师道:休去,歇去,

  冷湫湫地去,一念万年去,

  寒灰枯木去,古庙香炉去,

  一条白练去。其余即不问。

  如何是一条白练去?


  上座答:“这个只是明一色边事(一色,指的是纯一、绝待的意思,比喻超越差别与相对的一真平等法界。《碧岩录》曾说“古人以雪明一色边事”)。”


  道虔说:“元来未会(原来不明白)先师意在。”上座说:“你不肯(不许可)我,那但(只要)装香来,香烟断处,若去不得,即不会先师意。”于是焚香,香烟未断,上座已脱去。


  道虔抚着上座的后背说:“生脱立亡即不无,先师意末梦见在。”


  百丈祖师说:“若能一生心如木石相似,不被阴界五欲八风之所漂溺,即生死因断,去住自由。”这位首座和尚能在一柱香的时间内说走就走,达到“坐脱立亡”的境界和生命来去自由的熟练掌握了,对于学佛习禅的人来说,那种修行层次已经相当高了,可是九峰道虔祖师却不许可他。由此您才知道真正宗门的渊深透脱,岂是粗心浅心之辈所能窥测于万一?(待续)


  图片为中国美院林海钟教授书画作品

640-9.jpeg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